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良田宝地 > 第三十九章
李三毛正在焦心之时,见骆枳儿被那叫朱掌柜十分客气的带了进来。
“让李小哥久等了……”
“呵呵,不碍事,应该的。”
老实巴交的搓搓手,心里想的是再不来他就要冲出去寻人了……
朱掌柜好笑的看着他,“李小哥,你真有眼光,真是娶了一个好娘子。”
李三毛被夸的脸色一红,顿时觉得有点自豪……
“俺也这么觉得…”
接着朱掌柜把他们送到了大门口,“骆娘子,李小哥你们慢走,咱们过两日再见!”
“不客气!朱掌柜,您回去忙吧。”
“好!”
李三毛背着背篓子云里雾里的,看这朱掌柜的背影怪道,这朱掌柜怎么对他们态度这么好?
还说过两日再见?
“媳妇,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她抱着的那鸡枞菌油坛子也没了…
“媳妇,坛子呢?”
坛子丢了回家娘恐怕又要骂叨几句…骆枳儿朝他调皮的眨眨眼睛,“你猜呢?”
“难不成…”
“呵呵,夫君,瞧你这二憨子样哦,你瞧这是什么?”
骆枳儿看了眼四周,见没人注意他们,俏皮的把钱袋子拿了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什么?这是…”
骆枳儿眼里亮晶晶的,“嘿嘿,你猜的没错,那东西卖出去了,而且价格还不错哦!”
“呵呵,那可太好了,还是媳妇厉害!”
李三毛老实巴交的说道,他高兴是高兴,可他这一背篓干熏肉还没有卖出去呢!
“那当然,本枳儿出面,还有办不成的事吗?”
李三毛笑眯眯的看着她,不置可否,可作为一个大男人,还是觉得有点窘窘的…
“走吧,请你吃大餐!”
“啊…不用了媳妇,这银子回去要交账,爹娘知道了你花了它,你会挨骂!”
他的本意是,枳儿赚个银子不容易,她自己留着使不要给他花,可是转念一想回家又得交账……
骆枳儿没想到李三毛半天嘣出这个话。
她知道这是实话…
可她心里生起一股不舒服,暗地摸了摸怀里的折好的银票,看来她的决定没错。
走之前让朱掌柜给自己兑了一两银子的零钱,还是先不告诉他自己身上有银子的事吧。
“没关系的,夫君,卖鸡枞菌油的银子在这,这是卖笋丝和掌柜给的赏钱,咱们去吃碗大馄饨还是可以的哦…”
“那好吧!”
李三毛帮她把坛子装进篓子,背着背篓一瘸一拐的,骆枳儿肥的背影看去抖三抖,俩人朝小吃街走去…
誉满楼二楼主子的房间窗口,一男子放下那张写上营销策略的纸张,眼眸追随着他们远去,不知在想什么…
俩人走到一个装潢不错的馄饨店,里面小二看他们一身寒酸也没咋招待他们……
骆枳儿则大胆走了进去,怕个啥他也是个打工的,李三毛顿了顿找个地方放背篓……
她就给他点了一大碗混沌,再来了个油炸花生米、香葱炒鸡蛋,麻婆豆腐,她就给自己点了一碗小青菜汤喝。
她还是比较在意容貌的,毕竟以前的她虽然出自农村家庭,家里只有一个奶奶,可还是学校的校花呢。
如今成为一个肥墩墩,被人一口一个肥胖妇人、无知胖妇、刁蛮胖妇、胖蹄子、胖婆娘啥的叫着,着实让她汗颜……
不是特别饿时候,她还是尽量少吃点为妙…
李三毛坐下看到有大馄饨还有三菜一汤,再看媳妇细嚼慢咽文绉绉的盛了一小碗汤在喝……
也不吃其它的东西,笑眯眯的给她夹了一筷子鸡蛋。
“多吃点,媳妇…”
“哦!”
骆枳儿看他也没有因为她点菜有其他不悦的表情,心想是不是她刚才想多了……
眯了眯眸子,看了看碗里的鸡蛋吞吞唾沫,还是忍不住夹起来一口吃了下去…
“好吃!”
“苗苗她爹,你就是俺减肥路上的绊脚石…俺要是瘦不下拿你是问……”
李三毛看她气呼呼的,想说点啥,看媳妇又细嚼慢咽的喝汤哩,咋跟个小媳妇似的,动动嘴皮子就没吭声了…
“老实交代是不是怕俺瘦了,变好看了,就跑了,不要你了……”
李三毛滴汗…
“媳妇,你想的有点多,俺只是担心你饿了,路上又得发昏…咱们还有六七里路要走呢!”
“哼!”
“当,当然…俺自然不希望你跑路,你是俺媳妇,苗苗她娘,不能丢下俺爷俩跑路。”
骆枳儿接着喝了两口汤,“那可不一定,你不对俺娘俩好,你可等着吧,哼!”
李三毛认真摇了摇头…“保证不会。”
洛枳儿打趣完,就给他提了提以后每个星期都要去送货的事。
“送货?”
李三毛皱了皱眉,本来以为这个卖了就完事了,再要送货这家里恐怕不想让她过多往街上跑…心里怕她失望不高兴……
骆枳儿告诉他连带定金,今日那坛的东西,一共十五两银子。
“十…十五两?”
李三毛下巴差点没有惊掉下来,他忙活一上午卖了一块肉还是媳妇卖的,她这一下子就得了十五两?
“枳儿,你…”
他一时不知说啥…
看他白痴样,骆枳儿无所谓的耸耸肩,
“这有啥吗?这个鸡枞菌油就是好吃啊,他们尝出味道自然会买…”
虽然她知道,一开始他们把她当成搞诈骗的…类似于现代那等搞传销的…
“夫君,咱们以后能这样子想来馆子吃啥就能来,也能住大房子,有个自己的营生,不受他人控制该多好!”
看着媳妇侃侃而谈,憧憬着未来……梦想着以后的日子,他觉得有点不认识她。
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如日光耀人眼,他一直知道她的好,可不知有这么优秀……
是她以前把自己全部隐藏起来吗?
他不相信她?
是他,他的家束缚了她……
出来后,一路李三毛没咋说话,这十五两是枳儿挣的银子,可是回去都要交给爹娘的。
要是旁个媳妇,早就不乐意了,她好像还没啥反应,对周边一切充满好奇……
走了走,骆枳儿在一卖刀具的地摊停下来,“老板,这个剃须刀怎么卖?”
这个剃须刀就类似一把小刀,有个木制手柄…
“呵呵,小娘子,给你男人买吧?”
“这个啊,二十文,你要就给算十八文卖给你啦!”
“那好,老板我就要这把啦!”
骆枳儿付了十二文给他,把剃须刀给了李三毛。
李三毛愣愣的:“媳妇,你给俺买这个干啥?俺用家里砍柴的刀刮刮就行了…”
“砍柴刀那有这个好,这是俺给你送的礼物,下回就用这个吧!”
“诶!”这回他学乖了,没再拒绝乱说话。
他一定好好保管,小心翼翼装进怀里,心里暖暖的……
骆枳儿看李三毛五大三粗、胡子拉碴的,背个背篓跟个熊似的,现在还一瘸一拐的,早上走天黑也没来得及刮…
李三毛看媳妇前面走了,赶紧追上道,
“苗苗她娘,天色还早,你跟俺去药铺子找个郎中把你的身子再调养调养……”
等会估摸还得步行回村呢…
她这身子上次受损还没咋好利索,动不动就晕,他身上还有点银子,应该够的…
骆枳儿心里暗暗欣喜,她正有此意呢,去瞧瞧能不能把燕窝、水龙骨给出售了!
目标药铺子…
俩人走了走,看了看…
骆枳儿见路边有卖小女孩那种头花,粉粉的可漂亮,讲了个价花了五文钱买了两对,一对给柳柳,一对给苗苗。
然后见卖的也有小男孩的玩的玩具,想了想运良牧清要读书了,就一人给买了一只毛笔,一个练习本,一瓶墨汁,总共花了十文钱呢。
果真念书的工具就是贵…
李三毛看媳妇买,什么都没说…
买完李三毛带路,沿着永安街走了半刻钟到了九九药铺。
一进去,里面仍旧是闹闹哄哄的,抓药的,排队看诊的,等候的,没钱看诊求人的,脸上表情痛苦的,人挤人…
看着里面的情形,她都有点打退堂鼓。
不由的感叹,你无论多落魄,跑到这药铺子才知道真正的人间疾苦,顿时也觉得自己能健康的活着就挺好了…
李三毛背着背篓一瘸一拐的在里面穿行,一不小心背篓子又撞到了人…
一个小二模样的人赶紧走了过来对他俩嚷嚷道:“排队,排队,你们看不见啊?”
“呵呵,不好意思小二哥,咱们刚进来,还没摸清门路…”
小二看了看他又道,
“这位大哥,您进来就进来,还背着背篓子……”
“你也不瞧瞧咱们这铺子有多大,这里面人挤人的,你这不是添乱吗?”
李三毛一脸尴尬“不好意思,俺不是故意的,只是陪媳妇来看看诊…”
“看诊?来这里的人谁不是看诊,你看看有谁像你一样背着背篓子?”
洛枳赶紧道,“小二哥,俺夫君不能把背篓搁外面,这里面都是肉哩,丢了咋整?”
小二疑惑的眼神在骆枳儿与他身上徘徊?
“她就是你媳妇?”
眼里露出不可思议…
“呵呵,正是!”
“那你去外面去等等吧,放心你媳妇这体格丢不了,她看完了自然就出来了,不然你一人都挡路,再加上你这吨位十足的媳妇这都要占好几个位置呢!”
“他们还要不要过路了?大伙都急得很,想要赶紧看诊拿药呢!”
“就是,你这娃子快出去吧,俺家老太婆一把岁数了也在外面等俺呢!着不住啊,快点哦,俺肚子疼死了咯!”
一个年岁稍大的老头,满头冒汗上气不接下气的捂着肚子说道…
旁边也有一个老太太,被家里人搀扶着,等着呢……
“好吧!”
李三毛抱歉的看着骆枳儿,目光虔诚……
“那媳妇,俺出去了……你自己照顾自己…”
“没事,你去吧!我能行!”
骆枳儿拍拍胸脯,不就自己排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