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负熵 > 跑腿(一
在青蚨镇这么多天,元禾似乎刚认识长凌。
“没想到你这么小的个,竟然会自己穿衣服穿鞋啊。”
长凌只是尴尬地笑笑,心想,我在你那破院子里住了那么久,你除了使唤我,留意过我吗管过我吗在乎过我吗
不过关于自己穿衣这件事,从长凌记事起就会了,颜昱也是如此,所以当她看到旁边六七岁的小孩还需要家长帮忙系鞋带时也非常惊讶。
长凌挑了两件卫衣一件外套,还有一双鞋。刚出门,看见隔壁的老年服饰店,又把元禾拉进去给她买了几件新衣服。
长凌付过钱后,元禾疑惑地看着长凌,“你有钱”
“是啊,而且我也不能占你便宜呀,你给我买了东西,那我也得回你啊。”
元禾微微一笑,“小东西,看来你学的东西也不都是错的啊。”
长凌回应道,“不以是非对错论事。”
“哟,你还是文化人啊,听着还挺有理呢。”
“那当然,我还能编出下句呢。”
“什么”
“就不告诉你。”
长凌说着就冲进了熙攘的人群里,不过她可不是逃跑,她只是想去买点吃的。
元禾也不管她,她确信长凌丢不了,便又去办自己的事了。
回去的路上,元禾抱着一堆针线,她又给长凌找了一个新活干。
长凌光听到这,便觉得跟那个掌柜或多或少有点关系,而且元禾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她吆五喝六。
但长凌预感她快走了,她要抓住最后的悠闲时间认真打算以后该怎么办。
2
果然,没过几天,长凌就被带到了朱掌柜面前。
这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五十岁左右,鹰钩鼻上骑着一副银边老花镜,穿着青布长褂夹袄,戴着一顶看不出颜色的瓜皮帽。
脸上的诡异的笑容与元禾是一路人没跑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似乎写满了“钱”字。
朱掌柜要长凌干什么呢跑腿。
这是长凌万万没想到的。
“我…跑腿”长凌惊讶地张着嘴,指了指自己。
“我早就跟朱掌柜谈好了,你在我那里屈才了。”元禾说这话时眉眼着带笑,长凌最熟悉的笑。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元禾肯定把长凌雇给这个老头干活,至于钱,能赚到多少反正都跟长凌没关系,她一个子儿也见不到。
“不是,我诶,我才五岁啊!我跑都不一定有人家走得快呢!”
长凌关注的重点其实是自己这个小样竟然能拿来赚钱,可也赚不了多少吧……
朱掌柜推了推眼镜,奸笑道,“没关系,跑的不快可以练嘛,一点点往上加,我就觉得你是个好苗子,一定行。”
“…”长凌叹了口气,“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吧,跑腿就跑腿呗,反正劳动最光荣。”
她已经无所谓了,在哪,干什么,不都一样嘛。
“真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啊。”朱掌柜说完,便带着长凌走了。
3
长凌看着眼前的建筑不由得生起些兴趣,这里像是个废品站。
里面有五六个手脚麻利的青少年,大都正搬运着堆在地上的废纸,看他们的神情竟不亦乐乎。
朱掌柜带着长凌穿过他们,走进一间简易材料房,长凌记得破城外的工地里都是这样的房子。
屋内只有一扇破烂的小窗子透射进微弱的阳光,墙角并排放着几张木桌,看着也有些年头了,上面放着一台座机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再朝里去一大片都是黑黢黢的,仅能凭借轮廓和生活经验辨出物体,长凌只看出一张矮床靠着墙壁静静地躺在那里。
“拿着,”朱掌柜从桌子上拿了一张大胶版纸塞给长凌,“今天之内必须把它背下来,明早五点你就要开工了。”
“这是什么”长凌仔细看了看这张纸,有不少折痕,上面的字迹与图案也都褪了色。
“这是地图,已经帮你标注好了,对着背就行了。我会不定时给你分派活干,你闲着没事也可以去帮院里的人。”
说完,朱掌柜又试探性地问长凌,“你…听得懂吧。”
“嗯。”
朱掌柜露出满意的笑容,“行了,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4
长凌拿着纸走到外面,那群青少年正坐围在一个大炉子旁聊天。她并不想加入他们,便绕着院子转悠了起来。
这里占地面积挺大,堆积的东西也不少。塑料瓶、废纸板、泡沫箱、旧书,还有些破铜烂铁和旧衣物,像一个个战士一样整齐地排列着。
长凌准备照着地图上的标注,实地考察一下。
顺着大街溜达,这是长凌以前最喜欢干的事了。没有目的性放逐思想去漫游,什么都不用管只要一直走就行了,累了就坐在路边歇会儿。
可惜这样简单普通的事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已经一种奢望了,她已经背上了游戏规则的枷锁,无论自愿与否,都必须服从以保证游戏正常运作。
看着天快黑了,长凌便小跑回了废品站,一进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见了敲打声。
朱掌柜正拿着一根粗壮的木棒朝那群青少年的手心打去,一双双干瘪的手立刻肿的像没剥皮的红薯一样。
长凌站在远处,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元禾那老太婆虽说饿她骂她吧,但也从没打过她。要是在这犯了点错,还不得被打个半死。
但让长凌好奇的是,那些人被打了还整齐地站成一排给朱掌柜鞠躬道歉,而且表情也都是诚心诚意的样子。
“长凌!过来!”朱掌柜突然对着长凌喊道。
长凌呆呆地走了过去。
“背好了吗我要开始抽查了。”朱掌柜瞥了她一眼。
“嗯。”
朱掌柜随便问了几个地名,长凌也一一回复了正确的位置。
“可以啊,小脑袋挺灵光的,行了,明天早上五点,迟到的下场你应该看到了吧。”
“我还有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好像…很心甘情愿呢”
朱掌柜暗笑了一声,“他们要守规矩,社会可没有野人的容身之地。做一件事就要尽一份责任,若没有尽责而出现失误造成了损失,应不应该受罚”
“应该。”长凌点点头,“再见,朱掌柜。”她也对着朱掌柜鞠了一躬,便回去了。
5
长凌给朱掌柜鞠躬的原因是他说的话与自己的理想一样。
长凌一直想要的就是一个绝对服从规则的体系,无论自己是总控者还是服从者,因为他们都是运作者。
或者说具体些,她一直想建立一个中央集权的金字塔制度梯度模型,这样她的生活就不会是一团乱麻,她就可以从容地应对熵增了。
可实现这需要的条件太多了,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而她现在只是个两手空空的无产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