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娱乐天王 > 第五十七章 是不是家里应该有个女人了
左杰不在意地岔开话题“过了明天,我有几天的时间,带你去一个地方录歌吧!”
乐歆然心头暗喜,嘴巴却不由自主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是要和我约会吗?”
话一出口,她就猛地意识过来,马上羞红了脸。
她把头转向车窗外,似乎有可能的话就要推门跳车了。
实在太尴尬了!
左杰也是一愣神,车速明显降了下来。
大概是连他的脚都惊到麻木,忘了踩下油门。
不过他可不是小雏鸡,转眼就顿会过来。
赶紧开口说道“你别误会,知道玄武区的约克棚吧,我认识那里的老板壮爷!”
尽管听他转移话题,让自己的尴尬消失不少。
可内心里,她还是喜欢继续刚才话题的。
但毕竟是女孩子,有人给台阶下,就得及时跟上。
“你们叫他壮爷,我们大院里出来的人,更习惯叫他二让。”
“大院?什么大院?”
“部队大院呀!我也就是军人出身,大让二让也是,哦对了,听说大让还是你的大师兄?”
左杰马上好奇起来“我才回到燕京几天,就好几次听人说起我的大师兄了,可我只见过他一面,虽然在一起待了些日子,照样没有任何的了解!你能说说吗?”
“既然他自己都没跟你说,等以后你亲自问他吧!”
“怎么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
“以后你会明白的!总之你大师兄是个人物,年轻的时候就在大院里鼎鼎大名,不过那时候我才刚出生呢!”
“大让是他的小名还是江湖人称?”
“怎么又跟江湖扯上关系了?他从小就被这么叫,二让也一样,不过他们并不是亲戚,而是兄弟,就是很要好的意思!”
“那你跟我说说二让?”
“这个人有什么好说的,年轻时候喜欢爬女生宿舍的墙头,再大一点留起了长头发,成了一名摇滚歌手。再往后出名了也挣钱了,就在二环边上开了一家音乐工作室!”
“完了?”
“完了,我是女孩,又比他小很多,这些都是听来的,里面发生过什么我哪里知道,对他也没有兴趣!”
“不如说后来为什么不唱歌了,甘于了幕后?”
“他跟大让一样,成年后好像就不太回大院了,前两年还有人猜测他可能被抓起来了呢,都是传闻,我告诉你这些有什么用?后来不都证明人家一直好好的,传闻并不准确!”
“算了,跟你是啥也问不出来,多费口舌!”
“要问你就问些我感兴趣的,刚才如果你不是你提起这个人,我都记不起来了!”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对你呀,比如你消失的一年去了哪里,跟谁学的功夫,以前跟那位沈灏清到什么地步了,为什么你的创作能力突然提升了很多等等!”
“原来你是对八卦感兴趣?”
“你的问题就不八卦了?一样的事闲着没事,脑子里面瞎想的!”
两人一路斗嘴斗到了楼下。
关车门的时候,左杰特意问了乐歆然“等会儿你怎么回去?”
乐歆然嗔怒“我还没进家呢,就想着赶我走?我还要在你家吃饭呢,买的不算,你得亲手给我做!”
“早说啊,冰箱里即使有菜,这几天家里没人也坏掉了,早说路上就买点了!”
“现在去也不晚呀,我可是知道绕过了那几栋楼后面,就有一个小菜市场呢!”
结果本该上楼的他们,就转弯径直向前了。
本来两人还隔着有段距离,没走出一百米,乐歆然居然就一只手挎上了左杰的胳膊。
看他们的背影,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对小情侣。
半个来小时后,两人又走了回来,仍旧是挽着胳膊的,不过是左杰的两手都提着袋子。
乐歆然则是另一只手拿着一根糖葫芦,偶尔低头啃上两口。
直到回到了家里,一直忍住没问的左杰,才问了她为什么要挽上自己。
听到这么略显暧昧的问题,乐歆然一改在车里时的娇羞。
不过眼睛还是没敢直视“我哪知道,自从你把我从山上背下来,又给我揉了脚,后来我就很自然地觉得跟你亲近了呀!”
左杰好像觉得有点哪里不对。
但潜意识告诉他,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巨大,他果断地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你是喜欢红烧的还是清炖?”
左杰走进厨房,开始摆弄半扇排骨。
在菜市上是乐歆然自己说的要吃排骨。
“红绕的!收汁的时候添上点土豆,豆角,呀,忙忘了买玉米了!”
“你这是典型的东北菜啊,给我说乱炖不就得了!”
“一个大老爷们,少跟我一个小女孩这么斤斤计较的!”
“别的菜呢?”
“清炒个西蓝花,把炸里脊回锅热一下,再把冬瓜煲个汤就齐活!”
“你居然了解的头头是道,也会做饭?”
“不会,可我妈一做饭只要在家,就把我拎进厨房,把做菜的流程絮叨个没完!”
左杰忍住了笑,“阿姨肯定还说了,想抓住男人就要首先抓住男人的胃吧?”
乐歆然一脸惊奇地道“咦,你怎么知道?偷听了?”
随后两人面面相觑片刻,紧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左杰做菜的那会儿,乐歆然则去了其他房间各处乱转。
她虽然来过了,可还没在各个房间巡视过。
“家具太少了,这里要添个鞋柜。”
“哎呀,这么大的阳台可别浪费了,安个吊床或者养几盆花。”
“卧室里少一把休闲椅,最好再配台小电视!”
“客厅里居然连纸巾也没有?用抹布擦手吗?”
“厨房里的烤箱,微波炉,破壁机,冰箱都得安排上。”
“洗衣机呢,我怎么没看见你们家的洗衣机?”
左杰听得头都大了,尽管也没真正听清楚几句。
他心道,还说你妈唠叨,你比她还要唠叨好吗。
随后他转念一想,家里有个女人的声音越挺好的。
他一个人过日子有很多年了,好像仍没有习惯自己的自说自话。
还是一样地在心里默默地嘀咕。
某一刻,他望见了厨房门前一晃而过的窈窕身影。
又在想,是不是家里应该有个女人了?
inf。i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