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规则怪谈,我在副本贿赂诡异 > 第264章 施永兵
经过商量,两人一致决定前往二楼,然而刚打开门,云初就发现二楼楼梯口多出来了两个保安,
转身关上门,
“真服了,刚才还没人在那的,怎么现在就多出来两个保安了呢?”
成雪无语地靠在墙上。
那两个人大摇大摆地站在那儿,他们现在过去肯定会被拦住,就算是把他们打晕也不现实,周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云初低着头默默地想办法,直接冲是不行的,外面除了楼梯口的两个保安,角落里说不定还有隐藏的保安,
除非无路可走,她是不会选择这种激进的方法的。
就在这时,外面的音乐切成了一首舒缓的歌,显然是进入了中场休息。
机会来了!
云初看向成雪:“做好准备,下一首有可能会是非常劲爆的音乐,外面肯定会乱成一片,咱们到时候见机行事混进去。”
成雪点头,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几分钟后,舒缓的歌结束,和云初预想的一样,劲爆的音乐燃爆整个舞池,
舞池瞬间沸腾,尖叫声和音乐一起刺破屋顶,所有人用尽全力舞动腰肢,享受这刺激的一刻,
在这一瞬间,他们忘记了自我,忘了副本,忘了生活的煎熬,只有音乐和酒精带来的激情,沉沦在虚无的世界中。
云初推开门,紧紧拉着成雪的手,这里人太多,太容易走散,
她只感觉周围都是人,四面八方都是女人甩过来的头发,打得她脸生疼。
“美女,一起来跳舞啊,哥哥我以前可是夜店小王子。”
一个男人扑到云初面前,面色绯红,张口就是浓重的酒气,显然喝了不少酒。
“起来,滚一边儿去!”云初嫌恶地推开男人,
对方喝了酒,没力气,直接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周围的人对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常,只看了一眼后就继续沉沦在音乐中。
男人摔得吃痛,人也清醒了几分,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冲周围喊道,
“谁!谁敢打我!”
然而罪魁祸首云初已经拉着成雪融入人群接近二楼楼梯口了。
舞池里,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着,云初和成雪一边做做样子跳舞一边不动声色地往保安靠近,
两个人保安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懒散的聊着天,他们带着定制的耳机,所以在这吵闹的环境下也能照常交流。
云初看了看周围,随手扯过一个人男人往保安那里推去,
保安还在说话呢,一个身体突然落进怀中,低头一看,居然是一个容貌还算不错的男人。
【兄弟可以啊,男人投怀送抱的可不多见,你不是正好喜欢男人嘛,嘿嘿嘿……】
保安在男人腰上捏了把随后把人推开,遗憾道:【我倒是想和他玩玩,但是这里是永哥的地盘,我可不敢乱来。】
话刚说完,又是一个男人撞进怀里,保安疑惑地看了看周围,却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人,有的只是跳舞的人们。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男人,两个男人,三个男人……接二连三地冲他的位置撞了过来,
保安猝不及防地想躲开,却被冲过来的一些男人狠狠地压在底下,
他想推开那些人,但喝醉了的人们犹如烂鱼一条,哪还有意识还力气爬起来。
【人呢!快来拉我一把!】
保安对着身边的同伴呼救,可他的同伴此时比他好不了多少。
云初见保安被人群压在底下,立刻拉着成雪往二楼冲,
昏暗的舞池里,谁都没发现有两个人离开了这里。
云初和成雪来到二楼,楼梯口只有一扇门,
这里明显安静了许多,空旷的环境一个人也没有。
二楼只有一个房间,此刻房门紧闭,谁都不知道门后面是什么,会不会有埋伏。
云初握紧门把手缓缓打开门,里面的场景渐渐出现在面前,
里面布置的特别豪华,看样子这里就是施永兵的办公室了,
房间里还有个房间,应该是个休息室。
“宁星!”
成雪低呼一声往角落里跑去,
云初转头看去,宁星此刻手脚被绑住,整个人晕倒在角落里。
然而就在成雪准备帮宁星解绑时,休息室的门把手转了转,
云初立马抓住成雪跑到桌底下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休息室的门被打开,走出来一男一女,
“永哥,明天陪我去买包包嘛~我看中了一个包特别好看。”
女人娇媚的声音惹得男人哈哈大笑,
“行,明天就买,你的话我哪敢不听啊,我为了你都把那小丫头给绑回来了,对了,也不知道她醒了没。”
女人不高兴了:“你管她干什么,难不成你看上她了?我可不允许,她是我最讨厌的人,你要是看上她,我就要生气了。”
说完“哼”一声转身不理人了。
施永兵连忙哄道:“我就说说嘛,我最爱的人就是你了,我难道还不够宠你?只要有我在你就闹腾吧,谁敢欺负你!”
女人嗔怪地看了施永兵一眼,立马被哄好了。
“不过你和那女的以前认识?我可从来没见你发过那么大的火。”
施永兵有些好奇,女人嘛,在他面前都是温柔小意那一套,今天她突然发火还怪稀奇的,搞得他还挺稀罕。
女人走到宁星面前,不屑道:“我们以前是好朋友,好姐妹,可她一直看不起我,我家境比她好,她就嫉妒我,甚至还勾引我的爸爸。”
施永兵听完厌恶的瞥了眼宁星,心疼的楼主女人:“别说了,这个女人我不会放过她的,我以后会保护好你的。”
女人闻言依偎在施永兵的怀中哭泣,俨然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就在施永兵安慰女人时,一把小刀突然抵在他的额间,
身体瞬间僵硬,他根本没意识到这里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人。
“施永兵,永哥,初次见面希望你能配合些,不然我也不知道手里这把刀会刺到哪里”
云初声音柔和,但话中却透露出冰冷的命令。
“你是谁?”
施永兵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楼下明明有人在守着的。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绑走我的朋友,还打了我的人。”
inf。i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