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千金算命火遍全网,家人哭惨了 > 第395章 所以为什么不自首
“既然你看不懂暗示,那我就只好明示了。”
“现在,我很认真很认真的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喜欢你,我也没有想要在高中谈恋爱的打算,也请你不要那么无聊,在外面散布那些不实的消息。”
“那些消息给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刘家乐只感觉自己颜面扫地!
不应该是这样……
他引来这么多人,就是想着宁远夏肯定会在这么多人的支持下答应他的表白。
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毫不客气的撕破了脸!
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让他怎么在学校里面混得下去?!
场面一时间僵持住了,宁远夏的朋友皱起了眉毛,开始驱赶人群:“行了行了,都散了,有什么好看的。”
“去去去,一边去,一天天的就知道瞎凑热闹。”
围在教室外面的学生被驱赶走,可是教室里面的学生,可是赶不走的啊……
那天之后,刘家乐直接请了一个礼拜的假,他既然主动避让,宁远夏后来也就慢慢消气了。
甚至她心里还隐隐有些自责,后悔自己那天不应该那么冲动,当着那么多人的,让刘家乐掉了面子。
而且他们马上升高三,明年就要高考了,而刘家乐的学习还一直都不错,这时候请这么长时间的假,对课程的进度会有很大的影响。
她倒是这么想着,却并不知道在刘家乐请假的这一个礼拜里,他只是没有来学校,却并不代表他没有出门。
在每个晚自习放学后,刘家乐都远远的跟在她身后,目送她回家!
而就在这一周里面,他也一直在家里玩一款名为《保护伞》的游戏。
那天,他实在是按捺不住心头的思念,路过超市的时候,神使鬼差的进去买了一把水果刀。
他决定了,他要再表白一次。
还是那句话,烈女怕缠郎,像宁远夏那种心软善良的女孩,只要自己坚持不懈,一定会有打动她的那一天。
而且……
万一她这次还是不同意,他就把刀子架在自己的手腕上逼她同意!
虽然这样的方法是有些极端,可是机会是创造出来的嘛。
说不定等两人在一起之后,宁远夏就会慢慢发现自己身上的好,然后慢慢喜欢上自己。
很多小说里不都也有这种先婚后爱的剧情?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那天跟踪她到那条小巷,那个巷子没什么灯光,也没什么人,安安静静,正是表白的好地方。
于是他加快了脚步,谁知道觉察到身后的动静,宁远夏直接跑了起来,仿佛身后跟着的是什么洪水猛兽!
她就这么厌恶自己吗?!
怒火不受控制的涌上脑门,那一瞬间,他脑子里空白一片,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等他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宁远夏惊骇的瞪着一双眼睛,然后在他怀里渐渐没有了生息。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刘家乐抱着脑袋,“谁让她见了我就跑,我对她一片真心,她不接受也就罢了,还那么躲着我……”
“我真的没想杀人,只是……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把刀就捅在了她的身上……”
他浑身颤抖,“那件事发生之后,我也很害怕,我烧掉了那件沾了血的衣服,然后把刀藏在了马桶的水箱……其实我已经做好警察来抓我的准备了……”
“结果我也没有想到,直到现在,他们竟然都完全没有线索,甚至连监控都没有拍到我,所以慢慢的我也放心了……”
他痛苦,他忏悔,他挣扎自责,痛哭流涕。
但是盛新月却没有丝毫的表情波动,只是用一双冰冷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他。
“你真的后悔吗?”
“我无时无刻都在后悔!”
刘家乐捶胸顿足,“我杀了自己最喜欢的女孩!”
“那你为什么不自首?”
“我……”
刘家乐顿住了。
“你不仅没有自首,你还在学校里面散布那些谣言,恶意引导所有人将宁远夏想象成一个桃色缠身的女生。”
“你很清楚的知道,想要转移群众的注意力,就要设法制造一些花边新闻。”
“对一个女生,尤其是像宁远夏那样漂亮的女生来说,她的死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死能够延伸出来多少引人遐想的猜测。”
“因为除了警察,除了她的家人,没有人会真正关注杀害她的凶手是谁。因为不管什么时候,这些信息,才是更容易引起大众兴趣的。”
“不是的……”
刘家乐嘴唇哆嗦,“我这么说,只是因为不想让大家怀疑我……”
“你不是后悔吗?”
盛新月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他,“竟然这么后悔,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地隐藏?”
“你,我……”
刘家乐紧紧握住了拳头,“不是你说的那样,我都说了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这件事完全没有线索,都要过去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凭什么在这里多管闲事!!”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猛然怒吼出声!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黑气猛然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几乎将他的瞳孔都侵染成黑色,唇边更是扬起一模得意且狰狞的笑,“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我还未成年啊!”
“反正是不会判我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烂,就算我杀了人,但是只要我是未成年,我依旧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盛新月:“傻*。”
她一脸鄙视地看着他,“亏你还是高中生,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你难道不知道,就算未成年,但是满十六岁就要开始承担刑事责任了吗?”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现在已经十七岁了吧?”
刘家乐嘴边的笑容缓缓凝滞。
他一步步走上前来,背后的黑气扭曲纠缠,邪恶到了极点:“那又怎么样?”
“反正这件事到现在都没有证据,只要我除掉你,就没有人会知道了……”
看着他背后的黑气,盛新月眉心微微蹙起。
这应该是目前受到那个游戏侵染,最严重的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