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杨婵挣扎了一番。
但或许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又或许是知道挣扎无用,最终她还是放弃了抵抗,淡淡说道:“睡一起可以,但是……别乱来!这是我的底线!”
“行!”
我满口答应下来。
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别乱来,是很多女人的底线。
但女人的底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只要功夫深,慢慢的,她们的底线就会变得越来越低……
很快,杨婵应该是进入了梦乡,呼吸变得均匀。
我也不装了,熟悉地把她搂在怀里,美滋滋地睡去。
一夜无话。
早上醒来,已经快十点了。
睁开眼一看,杨婵还在睡着呢。
我怀抱着光辉圣洁的三圣母,心里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看着美人那动人的面庞,我忍不住凑上去、轻轻亲了一口。
恰在此时,杨婵悠然转醒。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下意识地坐起身来,急道:“张远……”
她这一坐起身来,我不禁眼前一亮!
注意到我的目光,杨婵小脸一红,又吓得赶紧躺了回去,道:“不许乱看!”
我“嘿嘿”笑道:“早就看光了!”
“你……”
杨婵叹息一声,道:“张远,你害苦我了!”
我狗眼一瞪,不服气道:“我救了你的命,怎么就害苦你了?”
杨婵道:“我一世清白,都被你毁了!”
“没有!”
我说:“还差一步呢!”
杨婵道:“但在我心里,你……已经毁了我的贞洁!”
我说:“那你杀了我?”
“不是这个意思……”
杨婵道:“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心里好乱……”
“没事!”
我安抚她道:“过去的早就过去了,人终究还是要向前看的!”
杨婵一脸鄙夷地看着我,道:“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把你的手从我那里拿开?”
“哦哦!”
我老脸一红,把手缩了回来。
杨婵平复几口,道:“嫦娥仙子呢?”
我说:“她还在绿藤,因为孙悟空可能会去找我,她主动要求留在那里的!”
“嗯?”
杨婵好奇道:“嫦娥仙子知道你来找我?”
“当然!”
我不假思索。
杨婵道:“那……她知道你来的目的吗?”
我想了想,道:“也知道!她知道我是来给你送情书的!”
“好的,打住!”
杨婵道:“情书的事情,咱俩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了,这样……我们还可以继续做朋友!”
“行吧!”
我随手点上一根烟,美美吸了一口,道:“你的神女庙被毁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
杨婵一脸茫然。
我说:“我倒是有个主意,与其留在这个伤心之地,不如跟我回绿藤。你和嫦娥仙子是好朋友,有个好朋友一起说说话,对你有好处。”
杨婵道:“可他怎么办?”
我说:“谁啊?”
杨婵道:“我的夫君!”
我说:“你已经来祭奠过他了,尽到了自己作为妻子的本分!而且,你也亲眼看到了,他的坟墓是空的,他存在的痕迹,早就被岁月湮没了!人不应该永远停留在过去,人活于世,总是要向前看的!”
杨婵道:“或许你说的对,可是……唉……”
我继续给她洗脑,道:“两个人哪怕再相爱,也不可能永远在一起!无论谁和谁,注定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陪彼此走完一段路程,然后继续各自的旅程,仅此而已!”
杨婵品味片刻,道:“你这个人虽然经常不着调,但有时候说的话,还蛮有哲理的!”
我说:“因为我说的是真理!”
杨婵道:“是走是留,我现在还没法做决定!”
“不急!”
我说:“正好我也没事,留下来陪你几天,帮你散散心!”
“谢谢!”
杨婵道:“对了,你刚刚说孙悟空可能会去找你,什么事情啊?”
我如实说道:“他的金箍棒在西天观世音的道场,我答应过他,去帮他拿回金箍棒!”
“啊?”
杨婵一脸震惊道:“去……西天?”
“嗯!”
我沉沉点头。
“为什么?”
杨婵一脸费解。
我说:“之前为了救后羿,他不是也帮了我们忙么,算是互帮互助吧!”
杨婵一脸敬佩,道:“不得不说,作为朋友,你真是一个字也没的说!嫦娥仙子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她的幸运!”
“这话说的!”
我笑道:“咱俩也是好朋友啊!”
杨婵道:“如果换作是我,你……也会这样帮助我吗?”
“当然!”
我不假思索。
“谢谢你!”
杨婵似乎被我感动到了,目光中满是真切。
“对了!”
顿了顿,杨婵又问道:“我走之后,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点了点头,道:“其间我陪嫦娥仙子回了一趟月宫,收拾行李,结果竟然碰到后羿了!”
“啊?”
杨婵一脸诧异,道:“然后呢?”
我说:“后羿已经不是原来的后羿了,只是玉帝养的一条狗!为了逃命,他居然挟持了嫦娥仙子,然后就被我杀了!”
杨婵听了唏嘘不已,道:“想当年,后羿和嫦娥仙子也是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我说:“那是他们还没有经历过磨难!只有经历过足够多的磨难,才能看清一个人的内心!可能很多夫妻直到死去,也没有这种机会!”
杨婵道:“这样的机会,不要也罢!”
我说:“那就是自欺欺人咯!”
杨婵微微一笑,道:“我不和你辩解,反正也说不过你!”
又聊一会儿,杨婵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古怪,看了看左右,问道:“我的衣服呢?”
我说:“昨夜洗澡的时候,都扔在卫生间了。”
杨婵道:“麻烦你帮我拿一下,我……去个卫生间。”
我说:“你的衣服上全是血,而且和豹子精打斗的时候被抓破了,就是洗干净了,肯定也没法穿!”
“那怎么办?”
杨婵一脸懵。
我将被子掀开一角,走下床去。
杨婵吓得赶紧闭上眼睛。
因为此刻我和她一样,身上都没有任何“障碍物”。
我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两套睡袍,自己穿上一套,另一套朝床上一扔,道:“先穿这个吧,应下急!”
杨婵接过睡袍,整个人躲进了被子里面,窸窸窣窣把睡袍穿好,然后赶紧去卫生间。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