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书七零,嫁糙汉老公吃公粮 > 第298章 难不成是许光霁踹的?
许光霁的回归,让姜家几口人心思各异。
给许光霁开门的是陈桂芳。
看到外面站着的许光霁时,陈桂芳十分的惊讶,站在原地好一会儿都没动。
许光霁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桂芳,“妈,不让我进去吗?”
许光霁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妈,把陈桂芳吓了一跳。
“让!”陈桂芳大声说着,同时让开了身子,“当然要让你进来!快快快,光霁啊,赶紧进来。
你回来你怎么没提前写个信通知我们啊,我好让你爸和小宝去接你啊,你拄着个拐棍,行动也不方便”
说到这里,陈桂芳又愣住了。
在看到许光霁的那一刻,陈桂芳就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却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现在她知道,是因为许光霁没有拄拐棍。
“光霁,你的拐棍呢?丢了吗?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许光霁抬脚往院子走,随意地回答着陈桂芳的问题,“没丢,我的腿已经好了,用不着拐棍了。”
陈桂芳听到了许光霁的话,也亲眼看到了许光霁和正常人无异的双腿。
但即便如此,陈桂芳仍旧觉得不可置信,站在原地久久没动。
“怎么会”
陈桂芳喃喃出声,但只说了这么三个字,就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心里再怎么觉得不可能,也不能表现出来。
不然落到许光霁的眼里,估计要认为,是她不想让他好了。
陈桂芳心中想着,赶紧关上了门,快步跟上了许光霁,一双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许光霁的腿上。
她记得清楚,之前医生都说了,许光霁这个腿被耽误了,他们这又是小地方,是治不好的。
可是这才过去多久啊,他的腿竟然就完全好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
陈桂芳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但又十分的好奇,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问了出来,“光霁啊,你这腿怎么治好的啊?”
这话才刚问出口,陈桂芳就见许光霁转头看了过来。
明明还是那张脸,眼神和表情却都变得十分的骇人。
被许光霁盯着看的时候,陈桂芳连呼吸都放轻了很多。
“光光霁。”
许光霁眨了眨眼,表情柔和下来,露出了和平时一样温和的笑。
“妈,只要我的腿好了就行,怎么治好的并不重要,不是吗?”
陈桂芳脑子里一片空白,被这么问之后,下意识就疯狂地点头,“对对对,只要你好了就好,别的别的都不重要。”
听到这话,许光霁这才满意了,声音也变得更加的温和了,“妈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茉莉呢?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一听到许光霁提起这个,陈桂芳的表情都变了。
小心翼翼地看了许光霁一眼,陈桂芳不想开口,却又不得不小声开口,“时间太短了,还没来得及”
许光霁倒是没有生气,只是笑着挑起了眉头,声音也十分温和地询问,“所以是我回来得太早了吗?”
“不是!”陈桂芳当即否认,“当然不是!是我太慢了!主要还是茉莉她不配合,又不能去医院,所以就耽搁了”
许光霁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妈你肯定尽力了。
不过没事儿,没解决也没关系,我回来了,这事儿就由我来解决吧!”
陈桂芳心中先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又疑惑了起来。
许光霁说他来解决这件事儿那他要怎么解决?
还不等陈桂芳发问,许光霁就朝着姜茉莉所在的房间走去。
这个院子并不大,房子也没几间。
许光霁并不和姜茉莉住在一起,所以姜茉莉是自己住在柴房里的。
即便这一段时间许光霁不在家,陈桂芳也没敢让姜茉莉去他的屋里住,仍旧让姜茉莉住的柴房。
现在,陈桂芳在心里无比庆幸自己的这个决定。
幸好没让姜茉莉住许光霁的屋子,不然就像是现在这样,许光霁突然间回来发现了,不知道要如何生气。
陈桂芳原本并不怕许光霁,可是看着现在的许光霁,却是止不住的害怕。
至于害怕的原因,陈桂芳自己也说不清楚。
就在陈桂芳站在原地想这些的时候,许光霁已经推开柴房的门走了进去。
陈桂芳见状,也想跟着进去,看看许光霁想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儿。
可她的脚才刚刚抬起来,还没来得及往前走,就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声音太尖锐太凄惨,几乎要刺破人耳膜。
听着这声音,陈桂芳身子都跟着颤了颤。
怎么回事?
姜茉莉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叫得那么惨?
心中疑惑的同时,陈桂芳也加快了脚步,朝着柴房走了进去。
刚到厨房门口,就看见姜茉莉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脸色极其苍白,还挂满了豆大的汗珠。
在她的身下,红色的血花慢慢绽放,晕染了一片稻草。
看着眼前这一幕,陈桂芳心跳都漏了一拍。
作为一个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陈桂芳太知道眼前这是怎么回事了。
姜茉莉显然是流产了。
但到底是怎么流产的?
难不成是许光霁踹的?
心中这么想着,陈桂芳下意识地朝着许光霁看去,她的眼神格外的小心翼翼,可还是在看过去的那一瞬间,和许光霁的眼神正对上了。
许光霁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可是眼底却也一片清明,一点笑意也没有。
和陈桂芳对视后,许光霁笑得更开怀了,“虽然我不专业,但是这事情解决得还算不错吧?”
陈桂芳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可被许光霁这么盯着,她还是只能点头,“对!对对对!”
看着陈桂芳那几乎被吓破胆的样子,许光霁也毫不在意。
吓破胆了更好,这样以后才能更加听话。
“我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许光霁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大步流星的从这屋里走了出去,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陈桂芳站在原地,目送许光霁回了房间,咬牙撑着的一口气这才松懈下来。
没了这一口气的支撑,陈桂芳的身子都有些踉跄,跌跌撞撞到了门边,双手扶着门,才终于站稳。
inf。i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