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诉云 > 093:临别前的欢乐
魏折星赶紧吐掉嘴里的泡沫,洗了把脸“啊,您好您好,怎么了?”
“那什么,我是想跟您说一下,麻烦您转告一下曾女士,这边试用期没过啊,工资的话十五号给她结一下。”
“怎么了?”魏折星心下一惊,坐到床边上。
“是这样的,我们雇主吃不惯她做的饭,西餐她不会做,而且带个女儿,做其他事情很多不方便的。”
“噢噢。”魏折星点点头,“那行的啊,谢谢你们,麻烦了。”
挂掉电话,魏折星点开跟曾雪的聊天框,想了想还是晚一点再跟她聊吧,实在不行的话只能让她到自己家来帮忙打扫卫生照顾两只猫了,但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放下手机,她关上门换好了小裙子,见裴云还没有睡醒,拿着化妆包坐在镜子前开始了精装修。
顺带点了两份早餐,让服务员九点半送上来。
这时,黄芩发来了两条消息。
黄芩「姐妹儿你这是转性了?起这么早。」
黄芩「不对劲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魏折星回了句语音「有什么不对劲的,我一般不都是早上四点钟就起床,五点钟做好早餐,六点钟化妆,七点钟去上班的人吗。」
黄芩「你要不听听你在说什么!」
魏折星笑着给她拨了个语音过去“早上好,黄芩芩。”
“这给我整一身鸡皮疙瘩,你今天咋了,那么开心?一般打工人八点钟起床,那怨气不比鬼都重?”
“嘁,你懂什么。”魏折星捏了捏美妆蛋笑道,“这不得早起装修我这张貌若天仙,美得无可挑剔的脸了。”
“怎么了,你谈恋爱了?不是,你特喵的恋爱了????”
“没有啊。”魏折星十分淡定的说,“不过,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热恋。”
“啧啧。”
魏折星不爽“啧什么?”
“恋爱脑啊恋爱脑。”
魏折星彻底摆烂“你说得对,姐妹儿不反驳了。”
“你不是说你在海城看曲径演唱会了吗,昨天怎么还去游艇上拍照了?说起这个我就气,朋友圈怎么回事儿,我跟你评论,你居然回都不回我。”
“有吗。”魏折星干笑两声,腾出一双手点进自己朋友圈,“马上回复马上回复,都没看见。”
点进评论区,魏折星这才看到自己高中老师给的评论「恭喜恭喜,不过你男朋友有点眼熟呢。」
魏折星嗤笑了一声,回复自己高中老师「我们那一届理科a层班的,裴云。」
“行啊,不聊了不聊了,给我打电话你都不专心,淡了淡了。”
“没,没有。”魏折星缴械投降,无奈道,“咱们高中老师评论我了,得回一下是吧。”
“我还看见颜峻宸评论你了,在问你是不是在海城。”
魏折星叹气“不管不管。”
“行吧,不管你了,说真的我得挂了,八点五十之前要打卡,拜拜,还有一分钟。”
魏折星也没管其他消息,专心化妆去了,这个妆一化就是四十多分钟,正巧早餐送上来了。
她赶紧走过去拿,裴云听到声音坐了起来,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
魏折星扬扬手里的早餐“洗漱一下来吃早餐吧。”
“好。”裴云捋了捋头发起身穿鞋,把被子叠了下放到茶几上,再把沙发还原,抱着被子就往外面走,“我一会儿过来,你先吃吧。”
“行。”魏折星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第一次见帅哥睡醒之后鸡窝头的,她还以为帅哥怎样都是完美的。
看着看着,她弯弯唇角笑了出来。
她坐在窗边,把早餐摆放好,就开始拿起手机找攻略去哪里玩,好像裴云今天没什么事情。
刚从某红薯退出,裴云舅舅的一个电话让她猝不及防。
魏折星捋了捋头发丝坐直身子,按下接听键“舅舅早上好。”
段砚笑眯眯的说“昨天晚上睡得早,今天才看到你发的朋友圈,你跟狗云在一起啊。”
“对,我们约着在海城玩两天。”魏折星挤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狗云呢?还在睡觉吗?九点钟给他打了个电话也没接。”
“他刚刚起呢,我们正准备吃早餐。”
“没事儿,我就问问,他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想看看他在做什么呢。”
魏折星笑“没做什么,我们就在海城里玩了好几天,基本上玩得挺晚的,估计看您睡下了,就没给您打电话嘛。”
“好,好好好,那你们吃早餐吧,不打扰你们了,就打电话来问问。”
“行,那舅舅拜拜。”
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裴云才敲响魏折星的门,他刚洗完澡,一身沐浴露的味道。
魏折星笑着问了句“今天你有安排吗?”
裴云打了个哈欠,摇摇头“没有。”
“那你有兴趣去空中花园玩吗?”魏折星眨眨眼睛试探性的问他。
裴云嗯了声“今天没什么事情,可以去。”
“你真是个大好人。”魏折星扬扬下巴笑得很满足,“来吧,先吃早饭,然后咱们打车去空中花园,最近是蔷薇的尾季,听网上的人说很好看的,之后再去外滩看看,下午的话,我查了,音乐小镇那边有个市级的街舞比赛,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行”裴云一口便答应,坐在窗边开始吃早餐。
魏折星耐不住心头的小雀跃,笑着坐到他对面。
想到这是两人临别前最欢快的一天,她就有些落寞。
下一次见面不知道是多久。
魏折星拿起炼乳放到咖啡里面搅了搅,疑惑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喝下那被咖啡“加点儿炼乳就不会那么苦了。”
裴云哦了声,淡淡一笑“没事儿,我喝咖啡不喜欢加糖。”
魏折星问“你觉得这咖啡口味怎么样?”
裴云想了想,选择了一个很中肯的回答“还行,就苦了点儿。”
“喝得惯吧。”魏折星微微一笑。
“我其实不挑这些的。”裴云笑着解释道,“什么都可以吃。”
“忌口呢,比如香菜洋葱,芹菜这些味道奇怪的食物呢?”魏折星笑道,“舅舅说,你小时候不吃的东西特别多,吃到香菜跟芹菜就会吐。”
裴云想了想说“可能现在大了吧,什么都吃。”
魏折星一阵感叹,这泡菜国的饭到底有多难吃,裴云去生活那么久回来,已经变得不挑了,太可怜了这娃。
魏折星笑道“你这样,让我都怀疑你失去了味觉。”
inf。i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