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四胎萌宝,爸比太凶猛!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爸爸同意的
“为什么一定要和我离婚?”夜司寒的声音沙哑,胸口一阵阵的痛。
他无法想象刑苓离开后每天的日子。
“好,离婚和我去死,你选择一个。”刑苓眼里闪着泪水。
夜司寒的身体猛地一震,情绪忽然暴躁地低吼,“不许说死!”
刑苓眼里的泪水就落了下来,“那就选择离婚啊!”
夜司寒的脸部线条绷紧,在情绪失控之前,转身下了车。
“送她回去。”吩咐了司机,甩上车门。
刑苓一个人坐在车内,泪水不停地掉落。
哭地心脏痛,脑子痛,哪里都痛……
为什么夜司寒非要强行将她留在身边?以为这样,以前发生的事情就能抹去么?
不会的,只会记得更清晰。
“我要下车。”刑苓抬起布满泪痕的脸。
司机为难,“夜司寒让我送你回去的。”
“如果你不让我下车,就就跳车!”刑苓伸手就去拉车门。
吓得司机忙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
车子一停,刑苓就从车子上跳了下去,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离开。
司机立马给夜司寒打电话,“夜先生,夜太太半路下了车,坐计程车离开了。”
“还不跟着!跟丢了,后果你负责!”夜司寒急了。
挂了电话的司机立马踩油门追上去。
计程车往偏僻的地方开,靠海越来越近。
在高架桥
脚上的鞋子脱了,放在一边,白嫩的脚踩在细沙里,一步步往前走。
站在海边,泛着泪水的眼瞳怔怔地望着宽阔的海域。
当年,她就是在这里跳了海,已经可以在这里终结自己的人生,结果,她被人救了。
这个几率居然都能被她碰到。
不过,此刻再想起那时的情绪,还是很难过。
因为夜司寒伤她太深了,深入骨髓,触及灵魂。
刑苓的脚刚踩进水里,身体被人猛地拽了过去,落入捆绑式的怀抱里。
耳边是男人急喘的低吼声,“你在干什么!我不许再这么做!我……我答应离婚,我答应你……”
刑苓神情怔怔的,耳膜被震得嗡嗡响。
她只是想感受一下水的温度,并不是真的到了失去理智要跳海的地步。
抱着她的手臂在发抖,好像被吓到的人不是她,而是夜司寒。
但她不准备解释。
“你真的答应放了我?”
夜司寒将她抱得更紧,黑眸猩红,“……先离开这里,我答应你。”
刑苓就被夜司寒带离了海边,坐上车子。
包厢里沉默而压抑。
刑苓看着车窗外。
她知道夜司寒在看她,只是她不想和他对视。
回的是夜宅。
这个时间,四胞胎还没有回来。
进入大厅,刑苓问,“去哪里谈?”
“书房。”
进了书房后,刑苓在沙发上坐下。
夜司寒关上门,在她对面坐着,黑眸深深地看着她,开口,“离婚前,先把我的资产评估一下。这个需要时间。”
刑苓以为他要做财产分配,说,“你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你和我之间只有孩子的抚养权问题。既然是我主动要离婚的,那么,四胞胎跟你在一起。”
“我和你领证前,和你大哥签了一份婚前协议。”夜司寒起身,拉开办公桌抽屉,拿出里面的一份文件给她。
刑苓接过。
第一页是黑色加粗的‘婚前协议’四个字。
翻开第二页,内容从上到下,神情不可置信。
不管是双方谁提离婚,责任在谁,夜司寒的一切资产,包括四胞胎,都归刑苓所有。
后面更是签了夜司寒和刑天的名字,盖了章。
是有法律效应的。
刑苓将文件甩在面前的茶几上,“这不是我签的,不算数。”
“既然签了,就是作数的。”夜司寒平静地看着她。
“我不要!你的钱财我肯定是不会要的!”刑苓很排斥。“夜司寒,你是故意的吧?我怎么可能会要你的钱!还是说,我大哥二哥逼你这么做的?”
夜司寒走近她,俯视着她,“没人能逼得了我,是我心甘情愿的。离婚可以,财产,孩子,你都拿走。”
“我说了,我不会要!”刑苓烦躁地转身,心态都要崩了。
她以为夜司寒答应离婚,只需要谈个四胞胎的抚养权就可以了。
抚养权她不会跟四胞胎争的。
结果冒出来一份她不知道的协议!
还不是财产对半分割,而是直接让夜司寒一无所有!
刑苓做不出来!
“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刑苓看向他的眼神都是凌乱的。
她整个人都是凌乱的。
就好像被逼近了死胡同的弱者,随时会崩溃。
“婚不离,你可以离开京都。”
刑苓不理解,“为什么?你以后遇到想结婚的女人怎么办?”
“到时候再离。”
刑苓思考着这种方式。
她能离开京都,离开夜司寒,只是两个人之间会有一张结婚证牵绊着。
可如果不这么选,夜司寒就要逼她按照协议离婚,这她更不愿意。
“我答应。”刑苓权衡利弊了好久,才同意。
夜司寒走上前,将她抱进怀里,“以后……你会想我么?哪怕是一点点。”
刑苓没有挣扎,就当是离婚前的拥抱吧!
“可能会。”刑苓说得模棱两可。
夜司寒嘴角弯起弧度,可眼里满是泪水。
最终,他还是放了她,离自己远远的。
这种心情,比他面对死亡还要悲凉。
四胞胎跑出校门口,远远地就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开心地奔过去。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要分开了。
妈妈要离开京都,去很远的地方,还不带他们。
当然了,刑苓不会跟孩子们说自己想离婚,说自己走后再也不会回来。
“又要工作?”隽隽气得站起身,两只手插着腰。
“是啊,妈妈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共事的同行负责。”刑苓说。“以后想妈妈,可以给妈妈打电话视频,还可以去舅舅家看妈妈。”
“要去多久?”政政问。
刑苓说,“嗯,看情况,可能会很久,一年,两年这样……”
“爸爸也同意了?”政政问。
刑苓说,“是啊,爸爸同意的。”
“妈妈,可不可以不去啊?”熙宝的眼泪说来就来。
刑苓眼眶发热,摸了摸她的小脸蛋,将四个孩子抱在怀里,“对不起啊,你们终究是要长大的,要独立的,妈妈不可能陪着你们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