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出乎意料
博士与胖子的小感冒只持续了几个钟头,便在几剂魔药的作用下烟消云散。
他们的些许怨气也丝毫不影响年轻公费生愉快的心情,在接下来的两天假期中,郑清时不时回忆起周五晚上的经历,越是回忆,越是雀跃,仿佛在打磨一块灰扑扑的玉石,反复打磨后的玉石不仅没有磨损,反而愈发晶莹剔透。
只可惜接下来的两天,蒋玉要参加学生会的期末会议,郑清始终没有找到再次与女巫见面的机会。
直至周末晚上班级例会,他才再次见到蒋玉。
“……这次班会是十一月最后一次班会,下周就是十二月了,然后再过四个星期,十二月底,你们就要参加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你们在第一大学大二的一半时间,马上就要结束,每个人都应该好好想想,仔细琢磨琢磨,自己这个学期有没有荒废,时间有没有浪费,距离成为一名真正的注册巫师还有多远的距离……”
讲台上,姚教授滔滔不绝的重复着似乎说过许多遍、却又像是第一次说的话。讲台下,几乎所有人都正襟危坐,满脸严肃。
倒不是大家对教授的发言有多么切身的体会,而是教授在谈话中提到的‘期末考试’几个字眼儿,瞬间让所有人都绷紧了精神。
想想九月份开学前的那场试炼,想想十月份的‘校园杯’猎赛,似乎都还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倏忽之间,又要迎来一个新的期末。
至于郑清,虽然也表情郑重的看向讲台,但他实际上却有些神思不属,眼角余光时不时便飘向教室前排中央的位置——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很难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女巫表达出过分的热情,所以今天进教室后,他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
蒋玉的回应也有些不冷不热,与他脑海回忆形成鲜明对比,这让那块‘晶莹剔透’的玉石仿佛多了一块不起眼的黑斑。
“另外,下周二!”
讲台上,老姚突然加重语气,视线不动声色的扫过宥罪猎队几位男巫所在的角落,郑清心底一个激灵,立刻收敛思绪,打起精神。
“……下周二是下元节。”
教授声音没有一丝波动,平静中带着几分严厉:“跟去年一样,下元节的时候,因为要举办醮祭,学校会放假一天……放假期间,除了参加斋醮仪式的同学,任何人不许随意走动,都老老实实呆在宿舍,复习你们的功课……马上就期末考试了,这种多出来的假期,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重要,你每多复习一分钟,考场上就能多拿一分……”
饭团探书
郑清有理由相信,当老姚说到‘老老实实呆在宿舍’这句话的时候,确凿无疑的,又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充满了警告。
去年下元节时,郑清曾偷偷摸摸出门,与尹莲娜闯进阿尔法堡卡伦家的休息室。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但现在的他与去年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身上背了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这意味着他出门的风险远超去年。
就在年轻公费生胡思乱想的时候,讲台上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
郑清看向讲台,却见姚教授正歪着头,诧异的看向门口——教室门口不知何时开了一条小缝,从外面钻进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有什么事吗?”老姚颇为和气的与那个小脑袋打了声招呼。
小脑袋在门缝里转了转,四处张望。
郑清也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孔。
是苏芽。
他的心底蓦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在他看到苏芽的同时,小狐女也看到了角落里的男巫,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大大方方推门而入。
“我家小姐有话交待他。”她很自然的指了指正试图缩进桌子下面的郑清,末了,补充道:“我是青丘公馆的……”
一句话没说完,她就卡壳了,似乎不知道后面应该怎么继续自我介绍,两只狐耳倏然从发间冒了出来,一副用力思考的模样。
郑清很想揪着她那毛茸茸的耳朵提醒她,如果苏蔓女仆长知道她这么没礼貌的闯进教室,会不会让她再擦一个月地板。
但显然,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细节的时候。
“她是苏议员旁边的那个小女仆!”
“对对对,我认识……去年她跟着苏议员来过我们班的!”
“她是来找郑清的吗?”
“除了他还能有谁!”
教室里越来越多的同学认出了小狐女的身份,同时越来越多的视线开始转向教室后面的角落,落在局促不安的年轻公费生身上。
“郑清?”
讲台上,老姚喊了男巫的名字,示意道:“后面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你可以先跟这位……这位女士出去。”
苏芽听到‘女士’这样正经的称呼,顿时眉开眼笑。
“不急不急,”她连连摆手,一副大度的模样:“我可以在这里等一会儿的,你们继续,我就,就……就先坐在那边等一会儿,没关系的!”
小狐女终于看到教室前排正朝自己挤眉弄眼的李萌,乐呵呵的一熘烟跑了过去,挤在小女巫座位上,坐的端端正正,看向讲台,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不知何时又重新钻回了蓬松的头发下面。
郑清怀疑这小丫头是想趁机过一过当学生的瘾。
讲台上,老姚并没有因为苏芽冒冒失失的举动表示恼火,而是顺势将烟斗塞进嘴里,乐呵呵环顾左右:“……要强调的事情,我刚刚已经说完了。就两件事,我再重复一遍。一个是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试,大家要做好时间安排;在一个就是下周二的下元节,规矩你们也都知道,我这里不再重复了……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抬起胳膊,似乎下一秒就会宣布班会结束。
然后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条举的很高的手臂。
教授眉毛扬起。
“郑清同学?”他再次念叨起这个名字,语气显得有些意外:“你还有什么事情要问的吗?”
呼啦啦,所有人都齐刷刷转头,看向年轻公费生。
郑清硬着头皮,站起身,干巴巴问道:“教授,我想请问一下,您对‘请给我一只青蛙’这场运动是怎么看待的呢?”
?t=2022100204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