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烟冥望阡陌 > 第二五二章 大一统兵败如山倒(二)
“陛下,宁军在江东再次惨败,东海已经深入中原腹地,霍侯那边还没传来消息。”从成都赶来的路平小心翼翼的向蒙琰汇报,多年的压抑让他早就白发丛生,面色憔悴,不过眼睛中的那股狠辣依旧。
蒙琰神色凝重的用食指敲打着桌面,宁军两次惨败东海兵马直扑金陵,金陵失守已经就在眼前了,据情报看萧彧已经退出金陵暂居庐州,这是明智的选择。
“闽地估计是守不住了,路平你是总指挥,你怎么打算的?”蒙琰发问,他心中虽然已经有了决断,但还是想听一听路平的想法。
路平没有犹豫,说道:“陛下,金陵失守,江东、江右很难坚守,臣以为应当保存水师实力退守云梦,然后聚集大军在陆地和东海人决战,以图反扑。”
蒙琰看了看山河地理图,而后紧锁眉头说道:“江东、江右的百姓怎么办?东海人残暴,国安院探查到东海人一路进入中原腹地后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百姓,你可明白?”
路平摇了摇头,说道:“陛下,让百姓向西退居吧,臣以为江东、江右乃至幽冀都是未来与东海人的主战场,生灵涂炭在所难免。”
蒙琰叹了一口气,说道:“路平,虎帅在南方平乱,一时间是不可能回来的,朕以你为正、霍幼疾、夏文宇为副,在江右至少给我们争取半年的时间,你能做到否?”
路平心中五味杂陈,同时更是心潮澎湃,他终于又能带兵征战了,他不断的在脑中提醒自己不要再犯以前的错误了,带兵就是带兵,而后迎着蒙琰的眼睛回道:“陛下,臣定会为了大宣,为了天下百姓与东海人不死不休!”
路平走后,蒙琰少有的阴沉的发问,“白衣祠,你们这些年过得太安稳了,你们因百姓而生,是时候为百姓而死了,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弄清楚东海人下一步的意图,大宁的情报暂时停止,你们今后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东海!”
“诺!”一个坚定的声音从角落里发出后响震整个房间。
而北边的萧彧现在窝了一肚子火,好不容易赶到幽都权熙却以战事为借口避而不见,更让他恼火的是甘铭和滕寒的态度也有些奇怪。
过境济南的时候滕寒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想要劝解萧彧不要与大宣继续敌对,北慕和东海才是目前最重要的更是急需解决的问题,他甚至都不愿意向三晋增兵。
作为大宁数一数二的封疆大吏萧彧不好发作,于是便一路来到了幽冀,结果是权熙不露面,再抵三晋,裴信态度倒是不错,但裴信手中的兵马算是大宁最弱的一支了,自保可以,其他的就算了。
萧彧带着最后的希望来的西京,他在内心深处认为只有甘铭才会对自己的命令不折不扣的完成,可是事与愿违,甘铭不但反对出兵西域,更是希望东进抗击东海。
“陛下,大宣秦王和肃王联名给臣送来一封信,他们已经决定放开边境线了,也希望我们放开边境线让他们东进。”甘铭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会让萧彧不悦,但还是坚持说出来,不为别的,只为中原百姓,中原混乱多年,现如今宁、宣对立,天下百姓稍安,其实不少的军中将官都不愿意再自己人打自己了,但是对于东海的进犯,所有的人将领都愿意领兵出征维护中原。
“糊涂!甘铭,你跟随朕多年,你怎么会这么糊涂,蒙琰这些年势力不断增强,前一段时日我们好不容易拿下整个三晋,还差点折损了于庆武,你觉得蒙琰的人会真心相待吗?西域必须拿下,东境那边有我朝百万大军,消灭他们不过时间问题,我们若是不趁机压缩蒙琰未来就没有机会了。”虽然生气,但萧彧还愿意相信甘铭对自己的忠心。
“陛下,臣在西京驻守多年,与宣军交手次数不少,以我们现在实力全面压制大宣虽然可以完成,不过一旦这么做了我们就没有力量再去限制东海和北慕了,得不偿失啊!”甘铭双膝跪地的哀求道。
“甘铭!我不想再和你废话,你不能向东境走,必须在今年完成对西域的控制!”萧彧不想废话了。
甘铭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臣再最后说一句,臣和西京大多数的将领都希望可以和大宣联手合作驱赶东海和北慕,请陛下三思!”
萧彧火冒三丈,上去就是一脚将甘铭踹翻在地,骂道:“甘铭!你想造反吗?!”
“陛下,臣不想造反,臣对您忠心天地可鉴,为了中原,臣必须得进言,还望陛下海涵!”甘铭的声音逐渐趋于平静,或许权熙说的是对的。
萧彧正要发火,麒麟卫匆匆来报打断了他和甘铭的争执,只听麒麟卫报道:“陛下!山海关破,幽都失守!”
萧彧眉头一皱,赶忙问道:“幽都怎么会失守?权熙是干什么吃的!”
“陛下!我权熙不过是遵从您的旨意只防守,您最忠心的部下是东海的探子,您不知晓!”权熙一身风霜从外面大步跨进来质问道。
萧彧愣了一下,他权熙的话让他瞬间懵了,当日派出监督权熙的人竟然是东海探子,他不曾怀疑权熙的话,幽冀是权熙赖以生存的地方,他不会放弃的,那么他说的话便是真的了,不过作为帝王怎能被自己的部下如此质问,
“权熙!你不要太过分!幽都失守是你的责任!”
“陛下!您可知东海人已经在全力攻打齐鲁和金陵了?”权熙不想与萧彧做无谓的争吵。
“权熙!你想做什么?!”萧彧瞬间感受到了危机,因为他发现甘铭竟然与权熙有眼神的交流。
“不想做什么,只是想为百姓谋命罢了,不怕陛下怪罪,臣在来西京的路上已经和大宣秦王见了一次,只等陛下的决断了。”
萧彧大惊失色,一个踉跄瘫坐在椅子上,指着权熙和甘铭二人说不出话。
与此同时,蒙琰也接到了蒙焕的传信,这可让蒙琰坐不住了,如果权熙和甘铭做出过分的举动,这中原可就真的完了,当即决定起身前往汉中,同时向成都和汉中送信,一是要顾言风立即动身前往汉中,二是让蒙焕不能答应权熙二人的要求,一直要拖到自己到达。
一路上蒙琰都在盘算,大宁实力强大,但是组成方面却是乱七八糟,于庆武、滕寒、甘铭、权熙、裴信乃至长孙冀都不是善于之辈,他们有自己的部属,一旦萧彧出了意外,这些人定然会相互攻讦,再加上仲柔兰的本事,中原必定会出现大乱,他必须得稳住局面,萧彧不能出事。
不到十日的功夫蒙琰就抵达了汉中,顾言风也于三日前抵达,蒙琰也不寒暄,直接召集了蒙焕、蒙烬和顾言风进屋商谈。
“顾相,西京的事情你怎么看?”
顾言风略加思索,而后回道:“陛下,萧彧不能有有事,东海人现在的主要目标就是大宁,作为大宁的皇帝他若是出事后果不堪想象。”
“顾相,是不是危言耸听了?若是萧彧出了事情,我们大宣刚好介入其中,一统中原的进程就会加速。”蒙烬质疑道。
“肃王殿下,东海人已经深入中原了,东境几乎全境陷落,东海人趁着中原大乱,在我中原经营多年,幽都的事情就是个例子,老夫听闻江右等地也出现了突然的背叛,这时候如果结果了萧彧,整个北境必然大乱,到时候咱们是收拾大宁的骄兵悍将,还是抵抗东海入侵?”顾言风耐心的回应。
“顾相,本王只问您一句话,请为我解惑,可否?”一直在旁观望的蒙焕突然发问。
“秦王请问,老夫知无不言!”
“顾相,如果我们和大宁联手多久能解决东海之患?或者说,有几层把握?”蒙焕领兵多年,又常年驻守在外,他听得出来蒙琰和顾言风的想法,所以才有此一问。
顾言风露出一个赞赏的神色,而后看了蒙琰一眼说道:“老夫没有把握,但至少中原百姓能够得到喘息,只要百姓在,中原便在!”
蒙焕点点头,而后向蒙琰单膝跪拜道:“皇兄,臣以为可以让出洛辰!”
蒙琰和顾言风舒了一口气,而一旁的蒙烬却是糊涂了,好不容易拿下的洛辰为何要这样拱手相送?实在不明白,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蒙琰。
“十三,庐州很难守住,只有大军集结在中原腹地的洛辰才可以更好的调遣支配,我们大宣地处南境,兵士一心,也耐久战,但大规模的兵团作战和水师培养一直都不是我们的强项,所以正面战场还是要依靠萧彧。”
虽然还是不能理解,但蒙烬还是闭嘴了,他不认为他的脑子强过眼前的三人。
“顾相,你是世家出身,与权熙交流上更为方便,而且你身为大宣宰相,更适合与他们会谈,十一和甘铭之间多年交手,也算是有交情,你们去谈吧,万万不可出大事。”
顾言风和蒙焕刚领命要出去,国安院的人神色慌张的进来了,颤巍巍的说道:“陛下!西京兵谏了!”
蒙琰蹭的一下子起身,紧赶慢赶就是怕发生意外,可是意外还是来了,蒙琰赶忙问道:“萧彧怎么样?!”
“陛下,西京的兄弟们传来信说甘铭和权熙昨夜发动兵谏,在牡丹园擒住了萧彧,但只是软禁。”
蒙琰吞咽了一口唾沫,缓了一下,说道:“这两个家伙还好没做出来出格的事情,既然萧彧的生命安全没有问题,那便还有余地,这会儿估计金陵那边也得到消息了,你们二人马上启程,一定要稳住他们二人。”
顾言风和蒙焕匆匆离开,蒙琰却在堂上来回踱步,突然停住,冲着蒙烬说道:“十三,传我旨意,让洛辰周围的兵马全部集结在许昌一线!”
?t=20221004040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