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替身是史蒂夫 > 第八百七十四章 什么你们竟然查到我的真实身份了
在看清楚方墨手里的东西之后。
别说是这边的女警了,就连不远处的安德鲁森神父都微微一愣。
“这是原子弹?”
只见安德鲁森稍微眯了下眼睛,他虽然是梵蒂冈处理不死生物的神职人员,但也并不是文盲,这种放射性的标志他还是能认出来的。
“太太危险了吧!?”
而比起安德鲁森,女警这边的态度明显更加的惊慌害怕了:“您您您您到底是从哪里搞到这玩意儿的啊!!!”
“日苯啊。”
方墨一脸自然的摊了摊手:“众所周知,梵蒂冈的教皇非常羡慕日苯的天皇,因为在日苯,小男孩会从天上掉下来,而日苯这边也就顺势把此题材融入了影视作品之中,将其称为天降系元素”
“但是天降系指的不是这个吧!!!”女警忍不住吼道。
“我说的是天降系元素。”
方墨微微一笑:“难道铀235不是一种元素吗?”
“这”
那听到这里女警顿时就呆住了。
“哼,装模作样!”
然而也就在这时,安德鲁森神父却突然反应了过来:“不知道从哪里偷来了一个原子弹的外壳,凭这个就想吓住我吗?!”
说到这里。
他也是再次朝方墨走了过来。
或许是遭到了多次的戏弄与嘲讽,这次安德鲁森的气势明显更加恐怖了,凶神恶煞的怒瞪着双眼,用力的咬着牙,拎着两把滴血的铳剑就宛如地狱的恶鬼般,誓要将眼前的一切活物全都灭绝殆尽。
“不是,哥们。”
见到安德鲁森这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方墨也再次举起小男孩威胁道:“真就不怕死呗?”
“死?”
听到方墨这么说,安德鲁森反而像是被打开了某种机关似的,整个人突然一咧嘴,露出了一排整洁雪白的牙齿,虽说是在笑但面容却格外狰狞:“你以为我是谁?”
“耶稣屠杀者?”
方墨下意识的歪了歪头。
“我们是以斯加略,以斯加略的犹大!”
“吾等右手持短刀与毒药,左手持三十枚银币与草绳。”
只见安德鲁森的神态热诚而疯狂,仿佛化身成为了世间最诚挚的信徒一样颂念着:“吾等即为使徒亦非使徒,即为教徒亦非教徒,即为叛徒亦非叛徒,吾等只为伏身恳主慈爱,只为伏身,伐尽逆主之人。”
“不是你这咋还念上诗歌了啊。”
方墨听到这里,也是忍不住的吐槽了起来:“杀耶之歌吗这是?”
“夜幕之下挥落短刀,晚饭之余吞下毒药,化身为死之兵卒,吾等即为死徒,吾等即为刺客。”然而对面的安德鲁森却没理会他,而是继续狂热的念者:“时机成熟,吾等便将三十银币投向神所,以草绳自缢,吾等得以结为徒党共赴地狱唯愿与地狱七百四十万五千九百二十六只恶鬼一战!”
说到这最后一句的时候。
安德鲁森已经从走路变成了疯狂的飞奔。
“喂喂,我说你”
方墨这边刚准备开口,结果对方双手骤然一甩,两柄铳剑瞬间化作流光朝方墨电射而来,精准命中了他手上的原子弹。
“少装蒜了你这异端!!!”
安德鲁森狞笑着再次抽出了两柄铳剑:“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吗?倒不如说如果真是原子弹的话也好我们一起下地狱吧!我会在地狱再杀你一千遍!!!”
“咔!”“砰!”
而伴随着他的话语。
铳剑上裹挟的巨大动能也瞬间爆发了。
厚重的炮弹外壳被直接切开,紧接着里面一大堆的金属元件也掉了出来,还有管线,反射层金属板甚至还有几块铅灰色的金属。
而当这些金属掉落出来的瞬间。
某种无形的,但却令人如芒在背的感觉开始向周围蔓延。
“这这是”
这边的女警距离这块金属最近,几乎只是瞬间,她的大脑就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随即一种可怕的危机感袭来,全身都仿佛针扎似的难受,头皮发麻,后背的汗毛也在同一时间竖了起来。
“嗯!?”
安德鲁森见状也微微一怔,但很快他就直接无视了地上的金属,转而继续朝方墨冲去,手中两把铳剑呈交叉形插向了对方的喉管。
“卧槽,你真敢插它啊?”
看到这一幕,方墨明显也是吃了一惊的感觉。
他手里这颗原子弹确实是真货,是上次在一拳超人副本的时候,自家搭档喝多了当众掏出核弹打算放烟花的时候,自己从对方手里抢下来的。
但这东西怎么说呢
方墨也没想到安德鲁森神父会这么疯,打起架是真不要命。
自己这边的吸血鬼阿卡特虽然打起来也不要命,但人家那是主动让血,反正他根本也死不掉,但安德鲁森神父就不一样了,他是真的会死。
也幸亏原子弹这玩意儿跟炮弹原理不一样,不是捅一刀就炸的。
按照自家小搭档科普的原理,这玩意儿好像是有一个临界点的概念,像这种结构最复古的原子弹需要引爆特殊炸药,将好几块低临界铀锭炸到一起去,进而引起链式反应,这才能释放核裂变的能量。
所以安德鲁森这一刀劈下来,才只是把外壳给砍开了大口子,并没有真的把这个小男孩给捅上天
“你给我死!!!”
然而安德鲁森根本就没理睬方墨的话语,竭尽全力的挥出了铳剑。
但很可惜双方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即便是经过祝福强化过的铳剑,这种凡兵俗铁也不可能破得了方墨的防,更何况他还穿着一套水晶矩阵锭基底的护甲。
伴随着清脆的崩裂声。
安德鲁森刺出来的两把铳剑瞬间被折断,破碎。
“不是,我就是想逗逗你啊”
方墨顺势一抬手,将地上的几块低临界铀锭吸回到了手上,紧接着便塞回了背包里:“你这咋还急眼了呢?”
“啊!!!”
安德鲁森却只是怒吼一声,随后就再次抽出一把铳剑,高大魁梧的身躯猛地一个拧身回旋,借助强大的惯性将刀尖扎向方墨的左边眼眶。
“这眼可不兴插!”
方墨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歪了下头。
安德鲁森一击挥空,整个人没有任何迟疑的猛地俯身下蹲,随即衣袖中再次滑落出一把铳剑,而他双手死死握着铳剑的剑柄,整个人以一个千年杀的姿势疯狂向上用力,铳剑正正好好捅在了方墨两腿之间的地方。
“草!你别动我升职器!!!”
那这下方墨是真忍不住了,只感觉菊发一凉,想都不想的抬腿朝对方猛踹了过去。
他这一脚踢出去的威力极为夸张。
气浪轰爆之间,只感觉空气都仿佛被这一脚踢出了短暂的真空圈,蹲在方墨面前的安德鲁森身体诡异的一顿,紧接着就犹如闪电般朝后方飞了过去。
对方高大的身躯在半空中被巨力挤压,变形。
安德鲁森胸口和腹腔的位置直接塌陷了进去,尤其是腹部,瘪的简直就像一层皮一样,整个人宛如一颗炮弹般呼啸着撞碎了旁边的一堵墙,然后飞进房间,又沿途撞碎了另一边的墙,沿途也不知道破坏了多少房屋,最后更是飞出了这处建筑,斜着狠狠砸进了前院的地里,溅起了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花。
“这这是”
地上的女警看到这一幕直接都呆了,不可思议的长大了嘴巴。
只是就在下一秒。
她突然感觉一阵剧痛袭来。
伴随噗嗤一声,插在她背后的铳剑突然被人给拔出了一把。
“嘶呃”
女警吃痛的低吟了一声。
“你忍着点啊。”只不过很快的,她身后就传来了方墨的声音:“哥们儿要拔出来了。”
“不是你”
女警听到这奇怪的话语,也是下意识想要说些什么,可这话才刚说出口,方墨就再次一个用力,伴随着铳剑被拔出,一种酸爽无比的疼痛顿时席卷全身:“啊你你轻点”
“?”
然而这下反而换成方墨不乐意了:“我拔个剑,你乱叫些什么鬼话?”
“你”
女警闻言气的也是一咬牙。
在她的硬撑之下,很快这些铳剑就被拔出去了,而女警也确实没再喊出一声来,上位吸血鬼的再生能力确实不错,没过多久她身上的伤势就愈合的差不多了。
“主人”
不过也就在这时,女警却忍不住悲伤的叹了口气。
只见她跪在地上轻轻捡起了阿卡特的头,将其抱在怀里,甚至眼眶都有些湿润了,那双方毕竟是眷属的关系,所以似乎也有这一种奇异的情感在里面。
“行了,别难受了,那家伙还没死呢。”
看到这一幕,方墨也是直接说了一句:“这货命硬的很,比王八都能活。”
“哎?”
女警闻言也是一怔,有点不相信的问道:“真的假的?”
“行了你别玩了。”听到这里,方墨没好气的朝周围的空气说了一声:“再不出来这小女警就要掉小珍珠了。”
“库库库”
方墨的话才刚说完,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笑声,紧接着就是一大堆蝙蝠嘶鸣的声音,无数猩红的蝙蝠和浓雾从窗外涌了进来,逐渐汇聚成了一个熟悉的人形,那很明显就是阿卡特了。
“啊,主人!”
直到看到这一幕,女警这边才面露惊喜的喊了出来。
“看起来,已经没事了。”
阿卡特稍微看了看周围,随后就走到窗边看了看前院地上的大坑:“真是一个不错的对手,真是可惜。”
“是啊,马上就要死了。”
方墨这边回应了一句,随后就随手拿起了一根铳剑瞄准了下边的神父:“本来不想解决他的,但这货好死不死的居然捅我篮子,这没办法,只能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了对了你说这帮神父死了算升职吗?”
“我不知道。”
阿卡特看起来意外的有一点惆怅。
“我感觉应该是看情况。”方墨略微一沉思说道:“生前对小男孩使用过升职器的就降职,反之没有使用过的就升职。”
“你使用的到底是什么奇怪的语言?”
那听到这里,这边的阿卡特明显也有点绷不住了,直接转头看了方墨一眼:“这应该不是英语所能表达出来的意思吧?灵言类的能力是让你这么用的吗?”
“行啊,这都被你发现了啊。”
方墨有点意外的看了阿卡特一眼,能意识到自己汉化模因污染的人可不多。
“别废话了。”
然而阿卡特却不打算多扯些什么了,直接朝的尊重了。”
“哦,行。”
方墨闻言一点头。
随后就准备用力掷出手中的铳剑。
可偏偏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低沉的女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皮鞋急速踩在地上的声音响了起来:“住手!”
“嗯?”
方墨转头一看。
结果发现是因特古拉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他是梵蒂冈的人,不能下杀手。”这才刚一过来,因特古拉就立刻说了起来:“不然政府和那边那边就没办法交涉了,会惹大麻烦的。”
“那是你们的事情,关我吊事。”
然而方墨可不管这些,直接再次瞄准了对方。
“等等!”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因特古拉这边也是再次大喊了一声,紧接着就表情凝重的看向了方墨:“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你的真实身份了!”
“哦?”
那听到这里,方墨也有些意外的扬了扬眉毛:“我的真实身份?说说看?”
“你是僵尸,对吧?”
没有任何迟疑,这边的因特古拉立刻沉声说道:“我让沃尔特根据你的特征和习惯进行了调查,吃不了人类的食物,同时又是不死生物,铜头铁臂力大无穷甚至还能纵火,所行之地赤地千里,再加上你那些奇怪的亚洲习惯,所以你的真身应该是僵尸吧,而且还是僵尸中最顶级的魃。”
“嘶”
听到这里方墨也下意识的摸了摸头,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