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不眠是江山的谎言 > 第四卷 一个人的围城 第41章 那就努力吧
上学路上,孔嘉澜今天看上去就心情低落,“还是第一次碰见你有心事。”——“人类真是脆弱。”如是感慨让他摸不着头脑。
“我爸有个很要好的朋友,昨天她病了。”“绝症?”薄耀塬下意识这么猜想。“精神病。”孔嘉澜抬脸瞟了一眼,自顾倾诉:“你家里有没有电脑?”忽然转换的话题更有些摸不着头脑,“没有。虽然早就想要一台,但是太贵,薄延岩不能接受。”看得出很在乎那个长辈,他很少如此流露情感。
“昨天晚上我去了她家。她女儿打开电脑里的日记给我看,里面几句奇怪的话,说什么人类就是被制造的东西,跟计算机没有区别,人类身体奥秘就像计算机语言。计算机语言你知道是什么吗?”
“看过些入门,懂得少,没记错是说0和1的二进制吧?电脑运作最终都以这种形态进行。”——“二进制计数不是很麻烦?一个三就是两个1表示了吧?”“忘记了,好像也有是与否的意思。不是1,就是0。”孔嘉澜怔怔失神。“如果这方面的书还在借我看看吧。”
“好。”
“我爸也很难下决心买电脑。其实我宁愿相信她是发现什么不可思议的奥秘而彻底觉悟,虽然这明明不可能。”
“如果我家里买了,一定让你研究。”当然不是随口说说,薄延岩也跟他提过,但一万多人民币,还算是便宜的,毕竟普通工资只有400块钱的时代,也没有网络,让人根本没有必须拥有的愿望,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它除了玩游戏还能拿来干嘛。
“我们要是能赚钱自己买就好了。”这耿耿于怀的话指点了薄耀塬,思路一下如梦初醒。
作为初一学生当然没有办法赚这么多钱,但他想到一个需要等待时机的主意。而眼下却也为孔嘉澜经历烦恼。自己如果在意梦里梦外,很可能会是下一个分不清现实幻觉的疯子。
中午快放学,罗亮胳膊碰碰薄耀塬,一努嘴:“你条女又来啦。”课室窗外果然站着。发觉目光还落落大方摆手招呼,“辛敏好像喜欢上你了啊,你看,那脸色。”
“没什么关系吧。你多心。”
“小乐的事情怎么说?想这么拖下去?”罗亮对薄耀塬跟萧乐关系似乎颇为关心,“她是我条女,就这么简单。”罗亮兴奋道:“这才像话嘛!喂,小乐是不是第一次?”
无语,想不到罗亮也会有说这种话的时候。“别搞神秘呀!我们都很好奇,现在只有你能证实。”“你条女是不是第一次?”薄耀塬神色不动反问,罗亮微微一愣,脱口而出:“干嘛告诉你这种事情啊……”忽然反应过来,不由丧气。“靠!没意思。”孔嘉澜扭头来:“那个是你女朋友?”
“你耳朵灵,还需多此一问?”孔嘉澜回过头,片刻,递来草稿本‘辛敏刚才传纸条叫我帮忙问你’‘说是。’薄耀塬写上去这两个字。
“喂!”罗亮又拿胳膊碰碰薄耀塬,“什么?”“阿涛不太喜欢你。”“是吗?”一点不惊讶,薄耀塬虽不明缘故,但那天酒店客房就读懂阿涛眼里有看法。
“说你是玩真感情的,不过不用管他,我跟他也合不来,那家伙牲口的只知道干。”罗亮满不在乎表示不认同,“不过也别因此对他太有成见,他这人别方面还是不错的。”——“嗯。”
下课铃声终于响亮。
“下午冰哥过来,晚上带你去见个人”,“知道了。”走出教室,萧乐迎来熟络跟罗亮和阿涛打招呼,见男孩跟孔嘉澜说中午不回家,又连忙冲孔嘉澜问好。
孔嘉澜脸红的答应了一声,独自走了。
还是那么爱脸红,“你朋友?好乖仔喔。”“这么早来了,又逃课?”
萧乐笑嘻嘻道:“体育课不就是用来逃的吗?”哑然失笑,觉得这形容贴切。反正程序大多点名跑完步就自由活动,还真是用来逃的。
“薄耀塬!”老远一把声音在背后炸响。
萧乐紧张盯向来人,而薄耀塬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主任。好像这时代的年级主任就是恐怖大王代名词,一张冰冷脸、言举无不气势汹汹充满杀气,很多烂仔不怕班主任,却怕自己的年级主任。“年级主任好。”薄耀塬镇静依礼问好,“她是谁?”来人约莫四十岁年纪,穿着一丝不苟的整齐干净。
“我表妹,叫xxx。”——“你表妹?昨天她就来过,她来这里干什么?”“当然是找我。”
“找你干什么?”“老师,我表妹来找我肯定是有原因的。可能是要去拜祭某个逝去亲人,可能是她学习上遇到问题需要帮助,可能是她在学校遇到很困扰事情,也可能是她父母吵架。但是,肯定不方便对外人说,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私隐不可乱泄。您一定能理解”,这番鬼扯话眼皮也不眨。
“把你家电话给我,如果你父母说不是,哼!”萧乐看起来更紧张了,薄耀塬却满不在乎从书包取笔,撕页草稿本写上号码递过去。
来人拿了就走。“不会有事吧?”萧乐担忧更有自责和愧疚。
“我基本上能够断定他不会真打电话,只不过希望看到我的心虚以确定判断而已。现在她虽然没有完全相信,至少也相信一半,所以不会打电话求证。”薄耀塬信心十足的安慰她,“再说了,刚才那名字也不是胡掐问也多余。那个真是我表妹。”萧乐这才被宽慰,直说薄耀塬年级主任也不怕。
准备吃饭的初一年级教师办公室。年级主任风风火火闯进去,把那张纸条丢下,“看你们班的薄耀塬!像什么话?那个女孩我第二次看见她了!他说是表妹,叫xxx你查证一下!我不希望学校里发生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情!”
赵班主任一口水险些没喷出来,尴尬的接过纸条,擦拭教案上星点茶水。“我会问问的。”
物理老师淡淡插话:“刚才没有当面问那个女孩,薄耀塬父母叫什么吗?”一句话气焰顿消,颇有些尴尬和懊恼。“真是!怎么忘了,一看到这个学生就光顾着生气了。唉!总之你有空打电话给他父母问问吧”,如来时般急匆匆又走了。
赵班主任长松口气,朝物理老师报以感激微笑。“这个薄耀塬真是……还真敢!把家里电话就这么写给主任了”物理老师喝着茶水,“眼皮不眨的随便瞎扯对他来说没多难。这电话你打也白打,随便把亲戚名字扯出来,电话问不出究竟。”赵班主任苦恼抱头。
“我怎么刚毕业就碰上这种学生呢……过两天那女孩再来,年级主任又得拿我开刀,这小孩说了也没用呀。”物理老师默不作声自顾喝茶,赵班主任头疼一阵,忽然有了点子。“家访吧!跟薄耀塬谈心多少回,也许能从家里打开缺口。”
萧乐考虑很久都没拿定中午饭。薄耀塬惦记梦里最后离开的那栋大厦,想到那附近有条美食街?
提议过去,萧乐欣然答应。她的话滔滔不绝,讲述什么事情都能极富感情,生动如亲历其境。但他注意她绝口不提家事,好在他也不想探问,因为他也没有说自己事情习惯。
“老公?”这称呼每次听时心头隐隐发抖。
不是幸福而是不适的抖。但也知道这种称呼在于拍拖情侣很正常。萧乐抓胳膊轻轻摇晃:“老公!你怎么回事呀?老盯着窗外那栋大厦,都不认真听我讲话!”——“我在梦里见过,有点想去看看。”
“咦?”女孩兴趣夷然扭头眺望:“梦见赵茵茵的时候?”“嗯。”薄耀塬懒得详述,也觉没这种必要。“那我们去看看。”说完就叫服务员结帐,掏钱的手被薄耀塬按住,也不过多坚持,捧脸笑吟吟只顾望他。
“怎么?”他忍不住追问,“觉得老公很好呀。”结了帐,双双走出餐厅,萧乐头脸和身子都贴薄耀塬身上,恍若成年人里都少见大胆的甜蜜情侣。一路上极其惹人注目,她也混不在意:“老公父母是做什么的?”
“集团普通职员。”“那可是好差事呀,听人抱怨说找大集团甚至跨国企业办点啥事儿都得陪着笑脸递大红包才行呢。”
“看来你父亲这么抱怨过?”这种话对于学生来说,很难在家庭以外地方听见,薄耀塬如此判断。
但他万没想到女孩反应离奇的激烈,“不要提他!”就像被点燃的炸弹,忽然爆发、那声音根本不是‘大’,分明是吼叫出口,“很抱歉。”萧乐怒红脸色半响才归复平静,声线也恢复如常的温柔,好像还夹杂几分羞愧和难堪。
“我不是故意要这么大声的,只是。老公以后别提好吗?”“我会记得。”他没想到,性格如此活泼开朗女孩竟然对父亲心存如此深沉的怨怒。
薄耀塬正自顾想着。脸颊忽感温热,又迅速变冷,萧乐突如其来飞快地亲吻一口。“老公不许觉得我很凶喔!”薄耀塬说不清楚这刻的感觉,只是觉得比他预料得要冷。没有预想情侣间那种甜蜜温存,反而很冷静,一点都无所谓。完全感受不到这表现情谊的无所谓,只顾加快脚步走进大厦下停车场。
跟梦中一样,西南面道路转入地下层。
一辆辆看停放的汽车。
里面车子本来也不多,却没有一辆跟梦中记忆吻合。
萧乐没有追上他,半响才走下车道,没有进入地下室,静静伫立路中、光与暗的交界处,看向他。
薄耀塬把她忘了。他觉得找到这个地下停车场时,忽然分不清自己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只是无比确信自己仅仅知道这个大厦位置,因为大厦很有名气。但他绝对没有接近、靠近,甚至根本不知道大厦背后不起眼道路是通来这个停车场,‘如果是幻觉为什么我会知道这里,如果不是幻觉,又为什么乱七八糟全经不起推敲!她的车停在那里,当时在那里……一刹那,他仿佛听见那辆引擎发动声音。
一刹那,他看清这里没有梦中的车。
‘师傅,你在不在?你在不在?’薄耀塬不断对白棋呼喊。一次又一次,毫不理会那头呆板声音冰冷、重复反馈回应———‘请指明编号,请指明编号……’这样的回应超过十几次,薄耀塬仍自顾不断的呼喊。
那把呆板的声音终于变化说词:‘37777情绪状况异常,转交10011处理查证,结束。’——“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顾冬冬嗓音穿透白棋,穿进脑海第一句话,那么无可奈何、欲怒不能:“这样下去我相信你能打破总部问题成员最高纪录。当然,这种纪录我很难感自豪。”
“师傅,我能不能见见长老?我…有很重要事情想亲自问她”,“第一,刚刚大周天的士兵不可能,因为她很忙,除非受理任务否则不露面;第二,现在的你也不可能。前些日子因为异宝导致连串事件,总部精锐才会尽聚此地,如今他们中百分之九十九都已经回到职责范围。”
薄耀塬怔怔失神,十分失落。
“怎样才能见到她?”
“等你四气朝元五转,就有机会跟她合作。”
顾冬冬似乎很忙。“师傅还有事情处理,闲话有空再说。如果你那么急切,那就努力吧”,通讯中断。
?t=20221208014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