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新遇见未知的自己 > 第75章 情结
桌上堆着时光与成长,身旁的人酣睡的姿态,铅笔灰抹上她的眉。
远方,萧索的静寂的,悄悄卷积着时间的秘密。
临近期末考,同学们熬红了眼,只为了自己的名字在年级排行榜上不至于悲凉地出现在最后一张。
安式微在空暇的时间里常常在想,自己可以熬夜看,可以熬夜追剧,可以熬夜看八卦,可终究败给了模拟试卷和每门课程的教辅参考书。欲承桂冠,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于是,每日顶着俩大熊猫眼来学校,课间十分钟是给她续命的充电站。
“哈哈哈……”窸窸窣窣的偷笑声,“真有你的!”
安式微迷迷糊糊间,觉得眉毛、眼皮、脸颊上有轻轻点点的动静,她想要睁眼想要坐起,但是身体又懒懒的不想动。
“叮叮叮叮……”
安式微轻轻睁开眼,手撑着课桌直起身来,整个人软弱无骨的模样。半眯着眼,揉了揉黑黑软软的头发,手背轻轻扫了眼皮,最后,仰头转转脖子。
从后教室门走进来一个男生,经过她课桌的时候不经意地瞥了她一眼,脚步蓦地一顿,错愕地看了她一眼,随即,迅速回了座位。
还来不及想其他的,袁贵宾已经抱着课本进了教室,手里拿着上次模拟考的试卷。
安式微余光瞥到身旁那少年,低垂着头,双手紧握成拳放于大腿之上,身体微微抽动。
谁惹他了?安式微如是想。
袁贵宾双手撑着讲台,意味深长地扫了台下黑黑硬硬的脑袋,说道“上次模拟考大家考得都不错,就是有一个很严重很严重的问题,默写古诗词这么简单的六分,班上全对的没有超过十个,你们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有时候一分的距离就决定你是上重本还是只在普通的二本,更何况是六分,六分六分!”
袁贵宾慷慨陈词,越说越激动,小卷发抖动着,像极了贵宾犬摇头晃脑的样子。
“课代表,从今天开始,以后所有要求背诵的课文你必须监督每组的组长,组长要严格要求每位同学顺畅流利背诵课文,一定不能放水,这么简单就能得的分一定不能容忍有任何错!”
说着放水,自己倒是唾星四溅,第一排正对着袁贵宾的同学被她的唾沫毒害,他僵着身体不敢动。你说擦脸吧,嫌弃得过分明显了,不擦脸吧,自己嫌弃自己得紧,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这都是什么破排位,下次一定要考好,老子要选后排!
接下来是发试卷聆听教诲的环节,念一个名字上去一个,只揪着错误一顿猛批。喜欢夸赞成绩好的同学,连犯的错误都能轻易容忍,不敢严厉斥责。
念到安式微的名字后,她挺直了腰杆走上了讲台,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没有一丝预知。
袁贵宾正喝口水润嗓子,抬头,扑哧一声,咽了半口喷了半口,咳嗽起来,涨红了脸,“你是是去钻了狗洞吗?”
安式微呆怔。
狗洞?我?很无聊吗,要去钻狗洞?
本来其他同学大都埋头在书海里徜徉,被袁贵宾的话吸引到了,靠门那几排同学看得真切,先大笑了起来,前俯后仰,捧腹咧嘴。
她显然吓傻了,不懂笑中意。
靠窗两排的同学更加懵圈,只看到安式微毫无笑点可言的背影,好奇她的脸上是何光景,更甚者,起哄让她转过身来。
“闹什么闹,继续做你们的题。”袁贵宾猛拍教鞭,怒吼道。
安式微意识到了什么,摸了自己的脸,指腹上深浅不一的泛着银光的痕迹,是铅笔灰!
心里面登时明白了几分,必定是那三个欠抽少年的杰作,尤其是那个身体抽动的少年,刚才竟是憋着笑。
安式微有些窘迫,用手挡脸,第一次在班上出糗,脸上第一时间变得绯红,耳根也开始发烫,像是发高烧的模样。
袁贵宾抬头,凝视,转眼,嘴角有意无意上扬,复又,抿成一条直线,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摆摆手,失笑道“算了算了,今天就不说你了,拿走吧,赶紧去把脸弄干净。”
安式微讪讪地接过试卷,既有躲过训责的幸运,又有当众出丑的难堪。挡着自己的脸往座位方向走,一路的灼灼目光聚集,愣是看不到她的脸。
如盲人摸象般回到了座位,坐定后,露了一双黑亮的大眼环顾四周,其他没有看到热闹的同学时不时扭头往她那儿瞟,安式微慌地重新挡住花脸。
某人在旁边频频抖动着肩膀,手上的笔也跟着颤抖,无声地笑着,却是有声地戏谑。
安式微囧,没有镜子,看不了自己现在的丑样,其实,挺想看的……
某人依然看戏的表情,安式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
安式微把餐纸巾弄湿后擦脸,果然,白色纸巾上,银灰侵入纸里,随水漫开,徐徐涂抹银粉,用了几张纸巾才擦拭干净。
一下课,开口如惊雷一般,劈向某人头顶,“苏欧,我要sha了你!”
某人慌乱逃窜,却被她一把抓住,两人厮打起来。
“还好我没参与。”老虎庆幸自己有洁癖,只是在一旁观摩,现在看到安式微发威,不禁吞了口唾沫。
“那个,我先溜了。”楚翕心虚。
“家暴啊家暴啊……”王亚军看着扭作一团的苏安二人,女孩用手肘环扼住少年的喉咙,另一只手猛抓头发,画面不忍直视,掩面叹息。
“啊啊啊……”苏欧狂叫不止。
果然女人是老虎,没几条命还是不要轻易招惹。
后来,女孩报仇,十年不晚,趁某人熟睡的时候,用自己的化妆品给他化了一个美艳绝伦的妆容。某人不知,下了楼,雷到了路人和门口保安,慌地回家,女孩笑瘫在沙发上,然后,某人上前准备收拾她,却反被女孩“家暴”。
少年的头发被安式微揉成了鸡窝,他紧张地检查头发,刚刚被扯头发的一瞬间,他差点儿以为自己的头发会连根拔起,露出光洁的头皮,万幸,依旧是浓密柔软的黑发。
“安式微,你这么凶以后嫁得出去吗?”
苏欧还停留在刚才安式微粗暴撕扯的阴影之中,有些后怕。
安式微一本正经的样子,“你胡说什么呢,我可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sha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斗得过小三,打得过你这样的流氓,怎么会没人喜欢我这款呢?”
苏欧瞪大双眼,冷嗤,“那他肯定是个受虐狂!”
事实证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她这一瓢的确因为这事儿惹了桃花。
某日,安式微正与模拟卷苦战,身侧突然出现一个少年,黑黑亮亮的眸,干净斯文的五官,只是皮肤有点点黑。
“安式微,你有男朋友吗?”少年直奔主题,问得直率利落。
“啊?”安式微从模拟卷中抬头,怔然。
“啊……”楚翕跟着从书堆里猛地抬头转头,直直盯着眼前这个有些傻气的少年。
“我问,你有男朋友吗?”少年再问,脸颊微微泛红,抿着嘴唇。
“没有。”安式微摇头,坦诚道。
少年瞬间眼睛亮了起来,笑说“那我可以追你吗?”
安式微愣,“哈?”
她还未反应过来,楚翕倒一阵风似的冲出教室,没了踪影,她纳闷儿为什么今日如此莽撞?
少年挠挠后脑勺,羞赧满脸,“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就追你。”
同意?同意又怎样?不同意又怎样?难道不同意就要放弃吗?
安式微觉得好笑,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表白,准确来说是她第一次被表白。一上来就问我可以追你吗,征求对方意见,还挺有礼貌的表白,让安式微顿生好感。
安式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可是,我不喜欢你呀。”
少年含羞带怯,“我们可以先接触,慢慢了解彼此。”
“张扬,你眼睛什么时候瞎的?”
名唤张扬的少年转身,一个斜眼睨之嘴角带有不羁笑意的少年插着兜儿,一向喜欢破人冷水。
张扬却是毫无章法地出牌,义正词严道“我两只眼睛50,没有瞎!”
安式微被少年的回答逗得开怀大笑,转眼间瞥到苏欧的呆怔模样,笑容愈发灿烂。
苏欧窘住,瞪了安式微一眼,径直附在他耳旁低声说“她不喜欢长得黑的男生,你别想了。”
可张扬偏不上套,转头问安式微,“安式微,你不喜欢黑黑的男生吗?”
安式微敛了笑,正想着找什么理由婉言拒绝,所幸他自己贡献了一个合理的借口,于是决定顺着他的说法,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对呀,我这人很肤浅的,还是喜欢小白脸!”言之凿凿,振振有词。
“你跟她终究还是不一样。”张扬有些失落,悻悻离去。
后来从老虎口中得知张扬当时喜欢她的理由,他在初中的时候也同苏欧一样,用铅笔灰整过一个他暗恋的女生,同样也是趁她课间睡着后涂抹的,上课时闹了笑话。不同于安式微的地方是女生脸皮薄,经不起在全班面前丢脸,大哭了一场,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理过他,他也觉得不好意思,一直没敢跟女生搭话,后来毕了业,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女生。
不过这个桥段还是很贴合她的,换做以前,她也会跟那个女生一样,以哭声来表达自己的怯懦,以决绝来宣泄自己的愤恨。可是现在,她虽也有羞赧,但也多了几分坦然自若。
以前,又是以前,她总是不经意间拿现在的自己跟以前的自己对比,可是,更喜欢哪一个自己呢?
安式微感慨,张扬哪里是喜欢她,明明就是自己的初恋铅笔灰情结泛滥,她恰好给了他一个重温过往的契机罢了。
光想着说别人陷于过往某种遗憾,但谁没有一个两个情结呢?
“微姐,你生气了?”老虎见她愣神,手在她眼前晃动。
“为什么要生气?”安式微懵怔。
老虎猛拍桌子,火冒三丈,“他把你当替身呀!我偷听时,他还在那群男生面前说,要不是他长得黑的原因,早就追上你了,可以圆了他的初恋梦,我呸,说的是人话吗?还有那得意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想抡他一拳!”
安式微从未把张扬的事放在心上,见老虎比她还生气,问道“可是,你干嘛生气呀?”
老虎愣,“你不气?”
安式微反倒被他气笑了,“你好像很希望我生气,其实我跟他又没发生什么,为什么要生气,给自己添堵。”
老虎仔细想想,点头,“也对,这种男生要不得要不得,还好你当时拒绝了。”
转眼已经是新学期的结束。
“时间过得真快呀!”安式微懒懒地伏在桌子上,没了骨头。
“是呀,第二年了。”苏欧环着手臂,望向窗外,若有所思。
“为什么不是第两年呢?两天,二天,两年,二年……”安式微不着边际地问道。
“笨!前面不是还有一个第字吗?”苏欧没有望她,但眸子却是阳光的和暖。
女孩伏在桌子上呵呵傻笑……